颠覆手记

九月 18th, 2012

埃德蒙·雅贝斯

空白,就像一个保持空白的名字。

“什么是颠覆?”

“或许,在你爱慕的玫瑰上,最不突显的刺。”

书将它的韵律推入身体,推入心灵。

颠覆的自由放任。

不论你做什么,你希望拯救的是你自己。你失去的是你自己。

真理知道颠覆的所有阴影。

“如果我们的位置是挽留我们的东西,我的位置最终会是一条脚链,是一个令人羞耻的跛姿。”他说。

对于位置,你将拥有的一切,是对一个超越沙子的温和位置的希望:一种安息的幻想。

生命添加。死亡减除。

(所有的创造都把一个环绕着无限的封闭空间当作它的位置。

我本该拆毁所有地方的墙,为我的书提供一个超越它们自身空间的,无限的、曾被禁止的空间。)

存在一个忠诚的时间。流逝或停滞。

颠覆总是要求我们立即的、直接的委身。

颠覆从不缓和。为了让它停止,你要转变目标。

如同夜晚脚下的黑暗,颠覆只能引向它自己。

生意味着采取时刻的颠覆;死,永恒的不可逆转的颠覆。

“颠覆的韵律。啊,我不得不再次找到这个韵律。”他说。

你不曾创造。在你行动的狭小领域中,如上帝一样,你创造的只有时刻。

颠覆是一种同未来的契约。

“颠覆的顶点是如此自然,如此无辜,我甚至不禁把它当作一个特殊的时刻,恢复了我们不定的平衡。”他还说。

威吓是难以辨认的。

如果世界启明了,沉默便不再隐晦:它重生了。

平庸不是无害的:蓝鲨。

(“平庸对颠覆而言并非陌生。时间的一个伙伴,它贬损时间,是平庸化的颠覆。”他说。)

颠覆仇恨混乱。颠覆本身就是和反动秩序相对的正义的秩序。

知识敲击无知的寒冷领域,就像阳光洒落到镜子一般的海面上,因为它的深度而哑然失声。

(没有例外的行动。只有自然的行动,但这些行动中,有些是主要的,有些是普通的。

创造存在着。)

我书中的哲人和疯子,你们让我熟知颠覆,你们的位置就在此。不在任何地方。在我时常所躺的沙子上,然不愿死亡,让我的双手向空虚敞开。
荒芜之国的颠覆先知,我在那里加入你们,你们用你们的言词填满我的岁月,用持续的追问为我的天空出谜,把我的确知埋在你们的脚下。
“世界是一本书;每一天都是世界的每一页。你读到一页光明——清醒——和一页黑暗——沉睡,一个黎明的词语和一个遗忘的词语。”他批注。
荒漠没有书。

一片狂暴的海洋用其跳跃的问题烦扰天空。
它是枯竭的汪洋,重新沦入了你可以在其中沐浴的水的默从。

无阴之影,
无明之光:
遗忘的清晰轨迹,
而这里,道路的神秘。

上帝是依旧沉默的上帝的沉默。

国王的奴隶和廷臣的奴隶具有相同的奴隶地位。

落入你自己意味着发现颠覆。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颠覆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