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部之一

十月 2nd, 2012

保罗·策兰

雪部,飘掷,直到最后,
上升的气团里,
永远无窗的
房前:

平淡的梦
掠过
消蚀的冰;

凿出
词的阴影,
低洼地里
围着铁夹
堆成一圈。

*

蜥蜴
皮肤,癫痫—
病人,
我乞求你,在壁炉台上,
墙—

用光的土,灌注我们。

*

以田鼠的声音
你吱吱地逼临,

一把锐利的
夹,
你咬穿我的衬衣直达皮肉,

一块布,
你从我的唇间滑过,
正当我的言语
要把你,影子,
压低。

*

我听,斧子已经开花
我听,所在无以命名,

我听,面包,看着他,
治愈吊死的人,
面包,女人为他烘烤,

我听,他们称生活
唯一的避难所。

*

什么在这声音里
缝织?这声音
在什么中
缝织
彼此?

深渊
宣誓变白,从中
跃起
雪的针,

吞下它,

你命令世界
一共
九个名字,
跪着命名,

墓,墓,

山离开那里,活着,
进入
吻,

一道沉稳的
鱼鳍拍打
洗清海湾,
你抛下
锚,你的阴影
在灌木丛中剥落你,

抵达,
本源,
一只甲虫知道你,
你临近
你自己,

在你的体内织丝,

巨大的
球体
赋予你俩安全的通道,

不久
叶子的纹路连通你的血脉,
火花
必须穿过,
于一次呼吸的停止,

一棵树,一个日子,站立如你,
它破译数字,

一个词,连同它全部的绿色,
向内翻转,自我移植,

追随它

*

妓女的彼时。而来世
血的黑色围起巴别塔。

沉陷
因你泥土的锁
我的信仰。

两根手指,遥远的掌,
让残酷的誓约
列行。

*

不可读解,这个
世界。万物成倍。

强大的时钟
赋予开裂的时辰,
沙哑。

你,夹在你至深的深处,
攀爬出来
永远。

*

被折断的年
及其弓形面包
破碎的壳。

从我的口中
喝。

*

风中的掘井人

一个将拉奏小提琴,当白日缩减,在旅馆,
一个将倒立于词语:“够了”,
一个将盘腿吊死,在长满野草的门框。

这一年
不会被淡忘,
它抛回十二月,十一月,
它掘出它的伤,
它向你打开,年轻的
挖掘人—
井,
十二张嘴巴。

*

你在巨大的耳廓中卧
林荫的圆,落雪的圆。

去施普雷河,去哈弗尔河,
到屠夫的钩上,
到钉住的红苹果
从瑞典——

礼物之桌临近
围住伊甸园——

让男人成筛网,让那女人
母猪,游泳
为她自己,不为谁,为所有人——

兰德维尔河不会出声。
无的
寂静。

*

紫兰的天空,嵌黄色玻璃的窗,

约伯的杖探于
界石的残骸上,

点燃的时间,至今
无事生发,


直立的棒到
雪的棒

*

未曾清洗,未曾涂漆
在彼世的
矿口:

那里,
我们发现自己
遍身是泥,永远,

一道
延迟的
箕链缠绕
穿透我们,碎云
上升,下沉

无法抑制的
内部的笛声,以及大笑的
骨头

虹彩的环中
飞翔的阴影
在第七层高度
愈治了我们,

冰寒的世纪临近
一对毛毡天鹅
经由悬浮的
石头圣像,驶航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雪部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