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批判

十一月 21st, 2012

巴塔耶

 

(1

附录[1]

海德格尔批判

(对一种法西斯主义哲学的批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马丁·海德格尔批判

(对一种法西斯主义哲学的批判)

 

——爱。机遇的事实[2]

一个人和他人的生存

被爱所孤立的存在如何在存在的一般撕裂(déchirement)的框架体系的每一时刻中遭到拒斥(进而,我们将讨论存在的各种撕裂如何彼此回接)[3]

 

——同质性的世界和出离出离(sortie)的必要性

恶的意志将阻碍对同质性的描述。[4]

稍后再论。对某种完全他者之物的渴望

比为逃离意志做辩护的需要

更加强大。我们无论如何将在后面描述同质性,

只要我们对意向和同质性做出了区分。[5]

 

——退化的意识

 

——出离的完成

当生命将自身从退化当中释放出来时发生了什么。

不只是焦虑,还有躁动,出生的

印象。我在那:生存(在生存论的意义上[6])发生于其中的我在那的领域。这个领域阻止一种决断或一种意向。无论如何,这个事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将自身和关于意向区别开来,因为当它实现一种意向之形式的时候,它便和自身相冲突(elle se discord)。但没有意向,它就不能存在。所以,自我只由意向揭示,即便太多——在其发展中,它被自我意向性的批判,被不可能性的支撑(supportation),被一切意向性的一种背叛,进一步地揭示了。[7]

 

——社会

简要地写,说我们可以表明社会

在权力和无序之间被撕裂。社会的存在随同民主……?……颠覆的消失。(这一切必须言及法西斯主义,苏联必须随后被谈及。)

外部的存在:自我为之而存在。

为一个人自身而存在的不可能性——那等于说:死

(海德格尔的超越性)

社会批判

上帝批判

自我意向性而生存的原则

科学世界中的意向性层面

(科学压制意向的界限的冷漠)

科学及其本质的混乱并不重要:存在着我之外部,自我为了在死的意义上生存而要求这个外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词组通过其微弱的力量

相互链接。

 

但那力量是什么

它们描述,度量世界,但世界

消逝,如液体流过指间。

为什么一再地尝试新的链束

召集,一个逃避自身的

世界?

 

仍然它恰如每一个

我们只能通过幸运(机遇[chance])的一击

来回答的问题。我想要

世界逃离我,我想要逃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

世界。当我书写之际,我使尽全力

呼吸,我呼吸自如。自由

地爱在无论如何不要求我屈从的

屈从的,但有所要求的自由的世界里自由,自由(的存在)

在这里如何能够拥有任何的意义,

除了幸福?

 

幸福或不幸?我无法成为

我的自由,我的力量只是机遇,可耻的机遇

幸福将要逃避我的命运,

它逃避到这般的地步,一旦它的享乐结束,我就会

恐惧,我恐惧乃至我感到自己不得不为之辩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1、

I

从显现为一座牢房的共同的惯常的生活开始——

不可落败的某些事情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在这一刻或另一刻,

为此,我们还不需要对其发生之背后的条件

有更加清楚的意识——幽闭的灵魂

人的生命如何逃离持守的系列罗网,持守

限制了生命在悲惨的、污泥的、寒冷的、

饥饿的不可调解的帝国下面的

骚动:这就是我今天想要

表达的,不仅是为了其他人,还有

我自己,因此,不仅要澄清,还要焚烧。

从直接的(immédiate)生命当中(它首先作为金钱,

作为已经获得,将要获得,或依据可以度量的行动而花费的金钱

自我呈现强加于我),我在此无法维持仅仅维持我能够维持的刻印形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2、

也就是说,在事物、行动、产品和各种事物、行动

和产品的符号之间建立的等价形式。[8]这种一般形式

是我所是的自我将自身作为

一种司法的、心理学的动物学的或司法的或军事的

等价形式

铭刻于种和属之间当中的所在。自我不再是任何东西,

除了一个既定体系的一种功能,依从

环境,甚至只有临时的喜好,

维持着担保一种持续的固定的特点:

其重要性它会没有什么重要性意义在于,没有

源自悲惨的持续威胁的惩罚,体系本身会丧失

一切的重要性。

然而,在社会生存的空虚意欲面对这的状态里

所以日常之事的要求和耗损,事实上,发生于我所惯常之域,发生于我今日居留之地的

精神生活

但没有存在,它们便和自我的同样持忍的在场,一个自我的顽固,相抵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                                                                          3、

一个重夺隐晦地重夺的自我

然而,在社会生存的空虚原则上被得到了

假定为面对(就像它实际事实上在我生活的领域里

发生的那样)的状态中,设定了

一个文卷平衡之自我的精神生活的

紧迫,将自身抛入深刻的非形的自我的

诡秘顽固,这个自我并不清楚地知道其本身,

但它隐晦地觉察自身只在

在一个不可解释的黑夜的混乱中

存在——并且受到了死亡的威吓。

关于从这一混乱的底部,自然人的生命,无限地,

含糊地抵达了意识,通过

对一切幻觉建构于源于一种和……一样狭隘的急迫

和直接的活动相关的体系的幻觉特点的意识

回应了生命精神活动的

急迫。

不幸的是,

它看似

自我意识。甚至在完全地替

一种变得完全而清楚地……的追索辩护之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                                                                         4、

人之生存的出离在外所以,在平庸现实直接事物的循环外部,

工厂、画室、房间、办公室、

实验室、教学教室,和每一个这样的场所

对每个人意味的确定的有限的功能,相互交缠

在一起,从人之生存当中的出离

无法实际地拥有必然地

发生在生成

自我意识的秩序里。

只要因为一个神色黯然(atone)的雇工,

不论他是否偶尔处于其生活意识的清晰

领域,但更多时候处于意识的隐晦

领域,没有自我超离的力量,不再

跟随其雇佣关系的进程,不再跟随他周围

由雇佣关系的绝对事实进程所组建的事实,而是这种存在的需要,

这种需要不是外部的任何东西能够提供的,它只把他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                                                                         5、

所有可以成为世界的东西,对立起来区分开来,

就像被判决者把他自己

和判决他的法律,和法官、断头台、

处刑人,区分开来一样地模糊。

在生命的实践里,这种阴郁的古怪的

视角,受到了无数交涉的困扰,拥有极少的

比一个无常之瞬间更长久地

维持被转译成

一种不论怎样的明确之态度的机遇。

 它被烦扰但,不论灵验与否,不论反应如何

外在于被还原为一种功能的

最遭蹂躏者的被还原成一种功能的

活着的最神色黯然者的

灵验的或无常的反应,

通过人的逃离

人的命运将自身从一种

从劳作体系的奴役合纳中释放出来,

逃离必须引导自身得到阐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1                                                                         6、

II

人寻求将他自己从世界当中从世界

(其劳作的,服从的劳作的悲哀的病态的世界)

当中释放解放出来的行为必然因

空间或时间环境的结果而异,也就是说,

因他所处的社会结构的结果而异。

这便是为什么,文明发达国家的这种结构的当下状态

作为一个整体必须被阐明为一切可能之努力的

前提根本条件。从而,这样的阐明,即便是在一种

无法提出任何可以觉察之困难的简要形式中

显而易见,一般来说,所有的赋予自身一种意义,

而不直接回应功利性原则的

贵族的或宗教的建制都正在消亡:

越来越多,把每个人变成一种功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                                                                         7、

有组织的力量作为终极的现实而强加

自我。

总之,古老的价值不再被人容忍,除非

处于毁灭的状态或无力的游戏之中。它们

仍然充塞甚至掌控一种

鲜已得到主张的生存,但它们

越来越多地把它们自己系到引向(so bornent

自由个体的模糊而无常的构造。

远未从诸民的独一的声音中

幻变而来,上帝不再

上帝,作为从诸民的独一声音当中的

一种暴力的涌现,上帝死了

而他的;他遭受的无非是自我之

幻觉的游戏,是自我的苍白的赘疣(excroissances),

而这个自我已不再是自我。本真性

如果民族民族的在场和

现实仍然将自身强加于那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3                                                                         8、

构成它们的大众,那么,民族本身就已经停止成为

其曾经所是的荣耀的,自豪的,或充满愉悦的光芒四射的符号,

因此,经过压制、集体灾难和不幸的威胁,它们已经变得

特别地古怪地贫困了:和工业的、金融的企业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它们

再一次遮蔽了。[9]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4

III

        自我的闯入一旦被表述为一个新的历史事实,

它就要求一个人自身远离剩余的近似值,

以努力承继一种笛卡尔式的精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5

在意向当中,自我逐渐地丧失了其自我个体特征

并发现自己被带向一种普遍的价值,这种价值

使它逃离自我的严格自我的形式。无论如何,

只有通过意向,非形的自我才变成

自我意识。所以,自我是一个暂时的事实,不仅作为

其偶然之诞生、降临之死亡的一个结果,也是因为

决定它的过程同样是耗尽它的

过程。抵达决定和耗尽之间的

一种明确的划分甚至是

不可能的。被决定的自我,根据决定的

绝对事实,是一个被耗尽的自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6

当然,这是一种新的形式一种完全

他类的形式一种完全他类的存在方式

向生存提出了,因此,我们不应该

感到惊讶,即从一开始,甚至从这种新的

发酵中,世界进入了,而世界

至今还没有想象成其可能

最初的重点是至

酸的是关于一种几乎无法克服的酸性的。并且,

最表面的令人厌恶的平庸的粗俗之一当中,

甚至在那些因为缺乏

让自己回避远离想要面对

有效的物理力量的人而言看来眼中,

他们必须让自己避开。

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管它是虚构的

还是在事物的真实进程当中,这都不重要

——正在发生的事情,会闪耀令人痴迷,

但也会毫无意义,它背负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7

总共无非是一种对意向体系的反叛,

根据意向的体系反过来要求

这样的反叛不出现。这也是一种巨大的兴趣,

对粗俗的同样平庸的实践便利

理性而言,这无法成为任何新意向,

甚至是一种颠覆意向的出发点。

数年前,我改动了萨德的《卧房里的哲学》

萨德的一部作品的题目,[10]

形成了想象的计划,开始自己想要

书写一部放纵的长篇小说(我对自己的卖弄和恶趣味

负有全部的责任),我称之为《屎溺中的哲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

如果意向性持有生命的意义,

这只是因为它必须被维持,以便

生命的现象能够得到维持,因为后者已经

从物质上将自身和意向性的维护联系起来。

进而,整个的问题都是关于维护一词的

意义的:意向是手段还是目的?

这并不是说,在意向依旧具体的情形中,

它必须会有优势它必须仅仅被指派到

一切维护的方面,事实上它会自发地从不

被指派于存在的维护,除了通过同质性构造的

中介——所以,只有一种存在的衰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

每个人都混淆了他的价值感和他的

如果人具有一种对其价值(他把

这种价值和另一种已经确立的价值相连)

的感受,如果他把他自己和他在权力的

悲惨阶梯中占据的一个位置相连,那么,

他由此将自己排斥到存在的外部并

将自己置于那些将他的生存弃入被挥霍的

生存之群体,那种生存源于事实上只是作为

事实上已经得到生产,但它无法维持

当它和其他事物相关的时候

停止生产自身的形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

如何在一个包含采取了一种目的价值的存在,和意向性之间进行区分?



Georges Bataille, Critique of Heidegeer, October 117(Summer 2006),pp. 25-34.英译译自巴塔耶原稿(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BNF], Georges Bataille Archive, 4.XXVI-bis.)。左上方的数字(斜体)是BNF的标准页码。右上方的部分页码是巴塔耶自己的,划除部分亦是。括号内的文字要么是难以辨认的,要么是方便阅读由英译者添加的。所列批注原在文本左侧。

[1] 《海德格尔批判》被标为什么文本的附录尚不得知。

[2] 巴塔耶在《论尼采》(Sur Nietzsche, Pairs: Gallimard, 1945; trans. On Nietzsche, New York: Paragon House, 1992)中阐释了机遇,原副标题是“机遇的意志”(Volonté de chance)。机遇,英译作chance(可能),盖巴塔耶所云非“运气”也。

[3] 批注:不要谈论弗洛伊德

[4] 对于巴塔耶在30年代提出的“同质性”概念,见“异质学文卷”(Dossier hétérologique)中的论文(Oeuvres complètes II: Ecrits posthuines 1922-1940, Paris: Gallimard, 1970, pp. 165-202),《法西斯主义的心理学结构》(”The Psychological Structure of Fascism”, in Visions of Excess: Selected Writings, 1927-1939, ed. Allan Stoekl,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5),《法国法西斯主义》(”Fascism in France”, in Rebecca Comay, ed., “Bataille: Writings from the 1930s”, Alphabet City 4/5, pp. 50-54.),以及《异质学年鉴》(Rodolphe Gasché, “The Heterological Almanac”, in Leslie Anne Boldt-Irons, ed., On Bataille: Critical Essays, Buffalo: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5, pp. 157-208.)。

[5] 当巴塔耶提及意向的时候,他思考的似乎是胡塞尔的意向性,虽然其讨论很难允许我们采取一种确定的或切近的挪用,见胡塞尔的《观念一》,《笛卡尔沉思》第二部分(Edmund Husserl, Ideen I[Husserliana III], The Hague: M. Nijhoff, 1976; trans. Ideas, The Hague: M. Nijhoff, 1982, §§84 146; Cartesianische Meditationen [Husserliana I], The Hague: M. Nijhoff, 1973; trans. Cartesian Meditations, The Hague: M. Nijhoff, 1960, §§12–22)。

[6] 既然“生存状态的”是对生存的一种非哲学修辞的正确拼写,巴塔耶有可能是指海德格尔对“生存状态的”(existenziell/existentiell)和“生存论的”(existenzial/existential)所做的区分:前者是指作为存在的过活经验的生存,后者是指对生存的一种哲学描述。见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Martin Heidegger, Sein und Zeit, 1927; Tübingen: Niemeyer, 1993, §4, p. 12; trans. Being and Time, New York: Harper & Row, 1963, p. 33)。

[7] 和巴塔耶的其他文本(尤其是《内在体验》)一样,le moi无法被确切地译为英语的“本我”(the ego)或“自我”(the self)。重要的是理解这个概念指的是一个个体化的、未成形的“我”,这是每个个体独有的。英译所作的“本我”(the ego)并未包含一种弗洛伊德图式的描述(那会根本地改变图景)。值得注意的是,le moi对应于胡塞尔所谓的不受还原影响的“纯粹自我”(胡塞尔直到晚期著作才愿意把它作为一个探究的对象),见胡塞尔《笛卡尔沉思》的“第四沉思”(Cartesian Meditations, §§30-41)。巴塔耶接受一个先于还原的我(ipse)的重要性,但他不愿接受这个我是一个纯粹的自我或纯粹的先验意识。见萨特在《自我的超越性》里对“我”的使用(Jean-Paul Sartre, “La Transcendance de l’ego”, in Recherches philosophiques 6[1936-37],pp. 85-123; Paris: Vrin, 1965; trans. The Transcendence of the Ego, New York: Hill & Wang, 1991)。

[8] 见巴塔耶《耗费的观念》(Bataille, “La notion de dépense”, in Oeuvres complètes II: Ecrits posthuines 1922-1940, Paris: Gallimard, 1968, pp. 302-20; first published in La Critique sociale 7[1933], trans. “The Notion of Expenditure”, in Visions of Excess, pp. 116-29)。

[9] 批注:接下来,一种喜剧的尝试:科学。

[10] D.A.F. de Sade, Philosophy in the Bedroom, in Marquis de Sade, Justine, Philosophy in the Bedroom, and Other Writings, New York: Grove Weildenfeld, 1990.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