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对上帝的审判

二月 5th, 2013

阿尔托

一切须以
一种爆炸的
秩序
被编列入
一根头发

我昨天得知
(我一定是落伍了,或许那只是一个虚假的谣言,
是人们狼吞虎咽下的餐饭被再一次
抛入便桶的时刻,在污水坑和公厕之间
流传的那些恶意的小道传闻之一),
我昨天得知了
美国公立学校
那些官方实践中最骇人听闻的一种,
它无疑解释了这个国家相信自己
处于进步之先驱的事实,
似乎,在一个孩子第一次进入
公立学校而被要求的检查或测试中,有所谓的
精液或精子测试,
也就是向这个新来的孩子索要
少量的精子,存放到一个罐子里
以备日后会进行的
一切人工授精的尝试。
因为美国人正愈发察觉,他们缺乏肌肉
没有孩子,
换言之,他们缺的不是工人
而是士兵,
他们想要不惜一切代价、用尽一切方法来制造
和生产士兵,
为的是星球上以后会发生的所有的战争,
而战争,依他们的打算,将通过不可阻挡的
力量的德性,来证明
美国产品的优越性,
美国人在所有活动领域的辛勤劳动的果实,以及
力量之可能动力的优势。
因为一个人必须生产,
一个人必须用一切可能的活动手段
在一切可能取代的地方
来取代自然,
一个人必须为人类的惰性找到一个主要的行动领域,
工人必须有可以一直忙活的事干,
新的活动领域必须被创造出来,
我们终将在那儿目睹一切伪劣制造的
产物,
一切低廉的人工替代品的统治,
美丽而真实的自然失去了位置,
最终可耻地让位于所有大获全胜的
替代品
在这些替代品中,所有人工授精厂的精子
将实现一个奇迹
以生产军队和战舰。
在浓烟的围绕中,
在大气的特殊的幽默里,在暴力和合成物
从一个对战争只知恐惧的自然之抵抗手中
强夺而来的大气的特定的
轴线上,
不再有水果,不再有树木,不再有蔬菜,不再有药用与否的
植物,最终,不再有食物,
而是由合成品来果腹。
战争是美妙的,不是吗?
因为美国人一直在准备并且由此一步步准备的,
就是战争,不是吗?
为了保卫这无意义的制造不受一切
从四处不可避免地出现的竞争之威胁,
一个国家必须拥有士兵、军队、飞机和战舰,
由此而来的精子
似乎正是美国政府厚颜无耻地
考虑的。
因为我们不止有一个敌人
正等着我们,我的儿子,
我们,已经诞生的资本家,
而在这些敌人中间
斯大林的苏联
同样不缺乏军人。

这一切都不错,
但我不知道美国人是这样一个好战的民族。
为了战斗一个人必须挨枪子
虽然我见过很多战斗的美国人
但他们总有坦克、飞机和战舰组成的庞大军队
充当自己的防护盾。
我见过机器频繁地战斗
但只有在它们背后的
无限远处
我才看见操控它们的人。
不是一个用他们剩下的最后几吨真实的吗啡
喂养他们的牛马和骡子,并用香烟制成的替代品
取而代之的民族,
我更愿一个吃掉光秃秃的土地上他们
从中诞生之谵妄的民族
我指的是塔拉乌玛拉人
他们诞生之时
便吃掉了地上的佩奥特仙人掌
他们杀死太阳,建立了黑夜的王国,
他们摔碎了十字架,这样,空间之空间就无法
再次相遇并交错。

那么,你将听到图图古里(TUTUGURI)的舞蹈:

黑太阳的仪式

在下面,仿佛是在苦涩的斜坡底部,
在心的残酷的绝望里,
裂开了六座十字架围成的圈,
很低
仿佛嵌在大地母亲的体中,
从流着口水的
母亲的污秽拥抱中挣脱。

黑煤的土地
是这裂岩上
唯一的湿地。

仪式:新的太阳在照耀大地的孔穴前
穿越七个点。

六个男人,
每人代表一个太阳,
而第七个人
是粗始的
太阳
身着黑衣,肉体赤红。

但这第七个人
是一匹马,
一匹由人牵引的马。

但正是马
而不是人,
才是太阳。

在一面鼓和一支长喇叭的呻吟中,
奇怪,
六个人
正躺下
与地齐平,翻滚,
依次跃起,如向日葵,
不像太阳,
而是翻转的土地,
睡莲花,
每一次跃起
都对应着越来越低沉
和压抑的
鼓的鸣锣
直到他突然以一种令人眩晕的速度,开始飞奔,
最后的太阳,
最初的人,
黑马和一个

赤裸的人
绝对地赤裸
而童贞
骑着它。

跃起之后,他们在卷绕的圈中前行
流血之马暴跳
在岩石顶部
不停地腾跃
直到六个人
完全地
围住了
六座十字架。

而今,仪式的本质恰恰是

十字架的废除

当他们停止转动
他们便挖出
土中的十字架
马背上
赤裸的男人
举起了
一个已在他流血的伤口深处浸泡的
巨大的马掌。

对排泄物的追求

哪里有粪便的味道,
哪里就有存在的气息。
人同样可以不拉屎
不打开便门,
但他选择拉屎
正如他选择活着
而不同意半死不活。

因为想要不排便,
他就必须赞成
不存在,
但他无法下定决心失去
存在,
也就是,活着去死。

存在具有
某种特别诱人的东西
而这东西无非是
粪便(CACA)。
(这里咆哮。)

为了生存,一个人只需让自己存在,
但为了活着,
一个人须是某人,
为了是某人,
他须拥有一块骨头,
不要害怕展示骨头,
并逐渐地失去血肉。

人总喜欢血肉
而非白骨之地。
因为世上只有白骨的土和木,
而他须赚得他的肉,
世上只有铁和火
而没有粪,
人不怕失去粪
确切地说,他欲望着粪
为此,他牺牲了血。

为了拥有粪,
也就是,肉,
哪里只有血
和废弃的骨堆
哪里就没有可赢取的存在
哪里就只有可败落的生命。

o reche modo
to edire
di za
tau dari
do padera coco

此刻,人撤退并逃离。

然后,野兽吃了他。

这不是一次强暴,
他将自己借于污秽之餐。

他品尝,
他学会
如野兽行动
吃起老鼠
津津有味。

这肮脏的堕落来自何处?

一个事实:世界尚未成形,
或人只拥有一个关于世界的小小念头
并想要永远地控制它?

这来自一个事实:人,
有一天,
停止了
对世界的念头。

两条道路向他敞开:
外在的无穷大的道路,
内在的无穷小的道路。

而他闭上了内在的无穷小。
在那里一个人只需紧紧握住
脾脏,
舌头,
肛门
或者龟头。

上帝,上帝自己紧紧握住了运动。

上帝是一个存在吗?
若他是个存在,他就是粪便。
如果他不是个存在
他就不存在。

但他不存在,
除了以各种形式接近的空无
其最完美的图像
就是向前移动的大群的阴虱。

“你疯了吗,阿尔托先生,弥撒呢?”

我否认洗礼和弥撒。
就内在的情色而言,
没有什么人的行动,
比祭坛上
所谓耶稣基督的降临
更有害的了。

没有人会相信我
我看见大众耸耸了肩膀
但所谓的基督不过是个
虱子一样的角色,上帝
同意无身体地活着,
然而,许多上帝以为早就钉上了十字架的人,
从十字架上爬下,
他们反叛,
带着钢,
血,
火,还有骨,
前行,咒骂那不可见者
以完成对上帝的审判。

问题提出……

使它变得严肃的
是我们知道
这个世界的
秩序之后
还有另一个。

它是什么样的?

我们不知道。

这个领域里
可能之假定的数目和秩序
恰恰是
无限!

什么是无限?

这恰恰是我们不知道的!

它是一个
我们用来
指示
我们的意识
朝着超越
度量之可能性
而敞开的
词语,
不倦的并且超越度量。

到底什么是意识?

这恰恰是我们不知道的。

它是虚无。

一个无
当我们不知
从何处知道
某物时
我们就用它来
指示
我们不知道
所以
我们说
意识,
从意识处,
但还有一千万个别处。

那么?

似乎意识
在我们这里
和性欲
和饥饿
相关;

但它
同样可以
和它们
无关。

人们说,
人们可以说,
有人说
意识
是一种嗜好,
是活着的嗜好;

而很快
伴随着活着的嗜好,
食物的嗜好
迅速在心中浮现;
仿佛没有人
感到饥饿
却毫无食欲地进食。

因为这也
存在:
饥饿
但无食欲;

那么?

那么
可能性的空间
有一天被给予了我
如我将发出的
一声响亮的屁;
但空间
或者可能性
我都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觉得有必要思考,

它们是被创造出来
定义事物的词语
在一种需要的
迫切的冲动面前
存在
或不存在:
废除观念的需要,
观念及其神话,
在其位置上崇拜
这种爆发之必然性的
雷鸣一般的显现的需要:
让我内在之夜的身体膨胀,

我自身的
内在的虚无

它是夜,
是虚无,
是无思想,

但它是爆炸性的肯定
有某种
东西
为我的身体:

开辟了空间。

真地
它必须被还原为这发臭的毒气吗,
我的身体?
说我拥有一个身体
因为我发出一阵发臭的
在我的体内
形成的毒气?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

空间
时间
维度
生成
未来
命运
存在
非存在
自我
非自我,

于我都是无。

但有一样事物
算是某样东西,
唯一的一样
我感受到的
事物
因为它想要
摆脱:
我肉体的
苦难的
在场,

威吓,
我的
身体的
从不厌倦的
在场;

不论人们用问题如何用力地压迫我
无论我如何有力地否认所有的问题,
有一刻
我发觉自己被迫
说不,

接着
否定;

这一刻
在他们压迫我的时候到来,

当他们压迫我
当他们处置我
直到养料
我的养料
以及它的奶
从我身上撤出,

剩下什么?

我窒息了;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个行动
但以此方式用问题压迫着我
直到问题的
缺席
和虚无
他们压迫我
直到身体的观念
成为一个身体的观念
在我身上
窒息,

那时我感到可憎

我从荒谬
从过度
从反叛中
对着我的窒息
放屁。

因为他们把我
压向我的身体
压向这个身体

到了那时
我炸裂一切
因为我的身体
从来都无法被触摸。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