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自然科学与技术

三月 19th, 2013

海德格尔

致1976年5月14-16日,芝加哥

第十次研讨会参与者的欢迎词

 深思之人通过彼此提问而交换他们的欢迎之词。我藉以向你们遣送欢迎词的问题乃是我坚持不懈地以一种愈发好问的方式试图追问的那个简单的问题。它就是所知的“存在的问题”。

我们首先只能通过一种对西方—欧洲形而上学的讨论来追问这个问题,尤其是通过参照自一开始便已经盛行的存在之遗忘。在对存在者之存在的形而上学追问中,就其所固有的东西和它的位置而言,存在掩蔽了自身。

存在的这种自我掩蔽在各个特殊的时期是不同的(参见《林中路》:《阿那克西曼德之箴言》,第296页)。

在一个打上了技术之印记的世界文明的时代,存在的遗忘以一种要求存在之追问的特殊方式显得紧迫。从这方面必要的诸问题当中,可提及如下的问题:

现代自然科学是现代技术的基础吗——正如人们假定的——或者,就它自身而言,现代自然科学已经是技术思维的基本形式,是技术表征的决定性预想及其对现代技术实现了的有组织的阴谋的持续不断的入侵吗?

这些问题的急剧增长的功效将存在的遗忘驱入极端并因此让存在的追问显得无关和肤浅。

在研讨会的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你们将无法回答,甚至很可能无法充分地提出这个有关现代自然科学和现代技术之关系的问题。

但如果每位参与者能以自身的方式将其注意力投向这个问题并把它当作自身领域的的一个暗示,那就足够并且是有益的了。

通过这样的方式,存在的追问将变得越来越紧迫并能够被经验为其真正之所是:

对源于存在历史之开端,并且在那个开端当中为了那个开端而必然保持未思状态的遗产——Αλήθεια[真理/无蔽]本身——加以思索,并由此为人在世界当中的一个转变了的居所的可能性而做着准备。

 1976年4月11日,弗赖堡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