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巨大的热情

三月 19th, 2013

阿尔托

一种巨大的、思索的和过剩的热情如同一个丰饶的深渊承负着我的存在。一阵肉体的、回响的狂风,带着地狱的浓烟,强烈地呼啸。而最细微的根,如一张血脉之网,居于这阵风中,交织着发出热光。空间可以度量,充满了刺耳的尖叫,却没有任何可以渗透的形式。它的中心镶嵌着爆发,一种具有扭曲之沉重的无情的马赛克之锤,如一个额头一再地落入空间之中,伴随着一种仿佛蒸馏了的噪声。而对噪声的蒙混的封裹拥有迟钝的紧迫和一种生动模样的洞察。不错,空间给出其对心灵的全部蒙裹,在那里,没有思想清晰地回响,没有思想能够释放它对事物的卸除。但逐渐地,块体翻转如一阵黏滑的强烈的恶心,一种植物的惊雷一般的鲜血的巨大汇流。而细根在我精神之眼的边缘颤抖,以令人混乱的速度,将自身从那因狂风而收缩的块体中超离出来。整个的空间颤抖着,如一个被燃烧的天空球体洗劫一空的性。某种从一只真实鸽子的尖喙而来的东西在诸态的模糊的块体中留下一个洞;在那一刻,所有深刻的思想都将自己分层,分解,成为透明的,熬浓的。

如今我们需要的是一只能够成为恐惧本身之器官的手。整个植物的块体一再地翻转两到三次,而每一次,我的眼睛都让自己更加确切地归位。模糊变得丰富而无目的。整个的凝胶获得了彻底的明晰。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