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谴责的牧羊人

四月 4th, 2013

盖伊·格飞

依着光,够容易了,他们说,
若你不发誓,要用你挥动的剑,让自己显赫
或关心赢取别处的黄金,人群的
欢呼,无汗水的面包,一种荣耀的

死亡,而只是在月光的修剪下,看护着
少数缓慢、失聪的灵魂。不难
把世界重重地压在一个孩子的
泪水,还有一个诗人的动词上

而我们同商人和绞刑吏
共享阴影。不难把你们
眼中的硬币,归还上苍,落日的
玫瑰之冠,叶子的血,当我们怀揣着

伊卡洛斯的王国。

致卡瓦菲斯

如此的耐心,但为了什么,如果明天
只是一艘无帆无桨的小船,
一座跨越虚无的桥梁?想想亚历山大的
老人,想想他藏在一个

有着多把钥匙的抽屉里的珠宝,土豆的
残屑,一个被废除的幼君令人生厌的肖像。
需要的只是街上一阵鸣响的汽车喇叭,
楼梯上一个更加活泼的步伐,

来唤醒房间,天使妖娆的
身体,爱情那刀一般锋利
脆弱的美,而黑暗中他的声音
如撒在

一个伤口上的盐,正在融化。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