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者的限制

五月 18th, 2013

雅贝斯

……死亡的多产,哦,词语,它会是诞生的辐射点!

I

对于上帝,上帝不过是他自己。

不论多么遥远,它总是可以思考的:微小的,它被我们的眼睛捕获;不可度量的,它被想象捕获。

“最长的线段来自于最短的,那本身便是点的未经平息的超越之欲望”,他写道。

“无限者并不给予我们大全或无的尺度,完满或空无的尺度,而是不完全者的尺度”,他说。

“线为无限者徒劳地承诺了一个可欲的终点”,他说。

“如果上帝需要一个影子来投射对他自己的怀疑呢?
“这个影子可以是书,书是光的困惑和夜的悲苦”,他说。
他补充道:“书的继承人,我们支配的所有财富,是流传给我们的一丁点的晦暗和一丁点的光明。啊,我们的所有词语只是一本阴影之书,我们强烈匮乏的形象。”

“如果一道阴影是对光的一个提问,那么,它也是对阴影的一个提问;如果光是阴影的答案,那么,它也是光的答案。哦,轮中之轮”,他说。

“阴影不是匮乏,而是空无的完满,那里,群星闪耀。黑,虚无之黑。”他在别处说道。

最黯淡的微光,我们猜度一个宇宙。

“你的眼睛是什么?”
“我书的眼睛。”
“你的耳朵是什么?”
“我书的耳朵。”
“你的呼吸是什么?”
“我书的呼吸。”
“你的希望是什么?”
“我书的希望。”
“你的机遇是什么?”
“我书的机遇。”
“你的死亡会是什么?”
“在书的最后一页等候着我的:我们共享的一切死亡的死亡。”

如果上帝是一,他会是二,因为独一只是一的未经思考的形式,一旦得到思考,它便不再独一。

没有一个脚步会被抛弃为仅仅一个脚步,一个孤独的脚步。

II

(“任何无法抵制事件的书都不是书”,他曾说。
“时间总是胜过事件”,人们反驳。
“那么,书就是时间”,他总结道,“一种没有时间之力量,但拥有永恒的全部弱点的时间。”)

作品从不完成。它离开我们不完满地死去。正是这个空洞的领域,我们与其占领,不如默认。我们必须在此定居。
接受空无,虚无,空白。我们的一切创造都藏在我们的背后。
今天,我——再一次——处于这空白的空间,没有声音,没有姿态,没有词语。
有待完成的总是宣称已被完成的:我们被我们的无能埋入荒漠。
告诉自己,终点——你所寻求的界限——是不可能的。一个安慰,无疑,对我们绝大多数人。对那些在未知者的魔咒下迷失的人而言,噩耗。

在其界限之内被僭越了的界限:我们每日的面包。

极限总不为我们所知。

你用低垂的眼睛书写——但那是撑起天空的眼睛。

只有一片天空,正如只有一张纸页。

我们的词:思想之夜的星丛;在非思的清晨,隐形。

上帝之书的无影的页面,人类之书的眩目的页面。

我们只能质问权力。无权乃是问题本身。

问题是由黑暗构成。答案;短暂的光。

答案没有记忆。唯有问题回想。

(“有可能完满只是不完满者的一种令人欣慰的形式:唯一一种可见的形式”,他说。

“……总而言之,不完满者的机遇是意识到自己是如何地不完满”,他补充。)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颠覆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