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页作为白色和世界之颠覆的位置

五月 20th, 2013

雅贝斯

颠覆的纸页,词语相信自己会在那里找到一个立足之点;颠覆的词语,纸页向着它的白色敞开。

雪中的一步足以撼动山脉。

雪不知道沙。但荒漠覆盖着雪和沙。

冰冷,白色是它的极致。
黑色,词语的太阳。

纸页和印痕的结姻——白与黑的结姻——是两种在其统一的中心相互斗争,并且以作家为代价的颠覆的结合。

表面的和谐往往掩盖了一种内部的争斗。眼睛只看见映入眼帘的东西。

在最显然的事物里,颠覆找到了其理想的运作场域。

你书写。你对你的笔在滑动中产生的一切冲突一无所知,书在笔的滑动中岌岌可危。

真正的颠覆之书,或许是紧随被质问的思想,通过熔合颠覆页面的词语和颠覆词语的页面,而宣布同时放弃它们的书。
那么,制作一本书就意味着支持这些既通过语言,也通过沉默而运作的颠覆力量的各自的接管。

颠覆既是不平凡者,也是平凡者的最好的武器。

“我们同上帝的关系”,他说,“是一种同颠覆的直接关系。”

任何被大声地说出的词语,相比于保持沉默的词语,是颠覆的。有时,颠覆通过选择,通过一种随意的选择而运作,但随意的选择或许也是一种依旧隐晦的必然。

上帝,他自己便是颠覆的,如何认为,人对他不会如此?
上帝以其颠覆的形象创造了人。
如果颠覆只是被创造的事物和被书写的事物之间的裂痕呢?
一道并且是同一道深渊,将把人和人,书和书,分开。

(“神或人”,他说,“‘我’是一切颠覆的剧场。”

“生存的艺术”,他还说,“颠覆的至高艺术!这里或有智慧的开端。”)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颠覆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