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外,书之梦

五月 22nd, 2013

雅贝斯

你以为你正梦着书。你是它的梦。

梦是什么,若它不是一本书的被擦除了的书写:它在这样的擦除中书写自己,并且,我们用闭着的眼睛来阅读:一本书的缺失——空隙,省略,空缺?

书写意味着把符号的抽象现实赋予梦的图像。

只有在一个词语的遗忘中才有梦。

通向我书的道路是一条由十个小道敞开的路。
你记得吗?
沙子早已吞没它们。
留下的只是随风改变的不可追溯的山脊;
因为书从不在书的外部停止冒险。
跟随它的足迹意味着永远游荡。

“甚至最坚固的堡垒也屈服于地面的下沉”,他说。

“没有什么我们不能用手指着的道路,但什么样的手能够将它控制?”
无疑,没有;但任何一只手都能够把它毁灭。
从中还能得出什么:任何事物,甚至上帝,都无法幸免于一死;因为思想,眼睛,还有手,仅仅为它而工作。

“死亡并不杀戮。而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为它而杀戮”,他说。

“被古老的缺席所燃烧,一束生动而秘密的光,在荒漠中被一阵相互摩擦的沙雨点亮。哦,对永恒的普遍渴望!哦,我疼痛的心中沉默的火花!”他写道。

“关于书对书的激情,只有残迹留下。
“我们的日与夜不过是这种疯狂情感的热情和麻木”,他说。

“任何一本书都是它在书写它的书中激起的矛盾欲望的温顺对象”,他还说。

“敞开上帝:一道深渊”,他说。

把你的名字变成未经指定的名字的一座玫瑰园。

艾德从艾蒙那里听得,艾蒙从诺德那里听得,诺德从东尼那里听得,东尼从赛伯那里听得,赛伯从雅瑟那里听得,雅瑟从贝斯那里听得,贝斯从赛贝亚的口中直接听得:“唯有在书的死亡之中才有书。它自己的死亡书写了它们。但这样的书写注定找不到一座坟墓。”
他又补充说:“为了对书的一种有效的定义,我会欣然牺牲世上的一切作品。因为正是通过这种定义的缺失,我们的书已如有待破译的谜,能够把自己强加于我们。”

“合上书”,他说,“你在幽闭之中给宇宙的阴影添上了一道阴影的重负。”

“作家的绝望不是他写不了一本书,而是他必须永远追求一本他并不书写的书。
“这样的痛苦,我只说过一次。哦,你兄弟般的词语如今能够接替我的词”,他还说。

“上帝既被书拯救,也被书废除。词语的荣耀和凄惨如是教导。”

“上帝需要其词语的警示;词语,书的警示。”

“上帝提供阅读的质料。他并不阅读。”

“书的书写或许就在于:通过每一个词语的权宜之计,把被破译了的时刻,归还永恒。”

“你在它的书写中形成的不只是一个词语,你同样划定了你生命的一个时刻”,他写道。

(“我们言说是为了打破我们的孤独;我们书写则是为了延长孤独”,他说。)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颠覆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