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所之前

五月 24th, 2013

雅贝斯

“在房子面前,追问门槛。石头已在那里得到平衡”,他说。

一切都在等待上帝。
因此,创造先于造物主。

……上帝的到来先于上帝之理念当中的上帝。

一切都在等待虚无,虚无先于我们的等待。

上帝在,因为他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在吗?”

“如果上帝的存在在人的存在之后到来,那么,什么也不能阻止我们思考:那声音比世界的声音更古老的空虚,以及那如此地接近空无,并且在撼动黑暗的黎明之前言说的荒漠
“海窒息的声音。沙淹溺的声音”,他说。

问题创造。答案杀戮。
上帝死于其早产的答案,而人就匍匐在这答案面前。

上帝从死亡最遥远的点上述说。从一开始,我们就为这沉默而倾听。

书是我们的前限吗?
如果那样,我们只为死亡而书写。书写,一旦抵达了不再有任何书写的点,就把我们抛入空无。

“我们的书和圣书之间的差别或许是这样:前者必须穿越生命以抵达上帝,而后者只是穿越死亡以抵达我们”,他说。

一的复像是一。
对图像的禁止保存了复像。

书上之书!圣书把它的透明撒向禁书。

一个人并不从神圣走向世俗,而是从世俗走向神圣。
正如一个人从一种居住着词语的沉默走向一种被还给其原初缺席的沉默。

独一的,不变者守卫着圣名的模糊:围着墙的房子关闭。

元音是清晨悠扬的歌声。

“我们的灵魂是元音的鸟巢。一只鸟站在对世界的无限阅读的开端”,他还说。

在居所之前到来的或许是一个潜在的词语。

(“一个词从来无法成为一个居所”,他说,“但它有它的根基和通道。”

一次倾诉是一个怀有对海风之激情的岛中峡谷。哦,不熄的欲望!哦,不可征服的旅程!)

禁令捍卫着视界。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颠覆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