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的观念

三月 20th, 2013

阿甘本

对那些已经拥有的人而言,决定性的经验,如此难以谈论的经验,人们宣称,甚至不是一种经验。它无非是我们触及语言之界限的时刻。但我们抵达的明显不是一个如此新颖、如此可畏,以至于我们缺乏词语来加以描述的东西;它毋宁是人们谈论“不列颠话题”或“进入话题”或“主要话题索引”的意义上的“话题”。不论谁在这个意义上触及了他自己的话题,他都只是发现了要说的词语。语言止步之处,并非不可言者浮现之处,而毋宁是词语的话题开始之处。那些如在一个梦中,尚未抵达语言的这个木质实体,也就是古语所谓silva(自然林)的人,是表象的囚徒,即便是在他们保持沉默的时候。

那些在一次表面的死亡之后回归生命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事实上根本没有死过(否则他们就不会复活),他们也没有摆脱终有一天死去的必然性;但他们从死亡的表象当中释放。这就是为什么,当被人问及他们经历了什么的时候,他们关于死亡没有什么可说,只是为他们生命的诸多故事和传奇找到了话题。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