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观念

四月 1st, 2013

阿甘本

 I.一张美丽的面孔或许是沉默真正存在的地方。性格用不言之词和依旧未得实现的意向标记了面孔,并且,动物的面孔似乎总处于说出词语的边缘,而人的美把面孔向着沉默敞开。但沉默不只是话语的悬置,而是词语本身的沉默,是词语的变得可见:语言的观念。这就是为什么,在脸的沉默中,人真正地在家。

II.只有词语把我们和沉默的物联系起来。虽然自然和动物永远陷于一种语言当中,甚至在保持沉默的时候也不断地言说并回应符号,但只有人成功地在词语中打断了自然的无限语言并且暂时地将自身置于沉默的物面前。不被触犯的玫瑰,玫瑰的观念,只为人存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