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观念

五月 1st, 2013

阿甘本

献给吉尼维拉

在日常生活中留存着某种无法过活的东西,正如在词语中留存着某种无法表达的东西。性格就是一种隐晦的力量,它将自身确立为这种无法触及之生活的看护者:它嫉妒地监视着那从没有过,并且你也不想在你脸上刻下其印迹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新生的婴儿似乎已经像个成人了:事实上,两张面孔没有共同之处,除了一张面孔同样还有另一张面孔上,那从未被过活的东西。

性格的喜剧:当死亡从性格手中抢过它们顽固地隐藏的东西时,它只是抓住了一张面具。在这一刻,性格消失了:死者的脸上再也没有从未被过活之物的任何踪迹;性格垦出的皱纹变平了。因此,死亡遭到了戏弄;它既没有眼睛也没有双手来应对性格的宝藏。这——从未存在之物——被幸福的观念所采取。人从性格的手中接过的,恰恰是善。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