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召的观念

六月 1st, 2013

阿甘本

诗人忠于什么?这里讨论的是某种无法被固定于一个命题或被回忆为一个信仰之规约的东西。但一则誓言如何得以保存,如果它从来没有被明确地提出,甚至没有向一个人自己提出?当它确定了它在心灵当中的在场之际,它就不得不放弃心灵。

一个中世纪的术语,把新词dementicare(它正开始取代通常用法中更加字面的oblivisci)的意思,解释如下:dementicastis[遗忘]:oblivioni tradidistis[忘却传统]。被忘却者不只是被取消或撇弃了:它被交付给了遗忘。这种无法明确表达的传统之模式由荷尔德林在他对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翻译的注释中提出,他写道,神和人,“为了保持对上苍者的回忆,以全然遗忘的、不忠的形式,进行着沟通。”

对既无法被主题化,也无法用沉默简单地忽略的东西的忠诚,是一种对神圣者的背叛,在如是的背叛当中,记忆忽然像一阵旋风一样飞转,揭开了遗忘的古老的额头。这种态度,记忆和遗忘的这种反向的拥抱(它完好无损地持守着不可回忆者和不可遗忘者之间的同一),就是神召。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