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审判的观念

七月 6th, 2013

阿甘本

献给埃尔莎·莫兰黛

从四处而来的人的灵魂在正义的法庭上聚集,但陪审团已被占据。有些人被带向了被告席的座位;其他人则构成了法庭中心部分的闹哄哄的群体。当一声鸣响宣布了诉讼开始之际,被告人暗自戴上了假发和长袍,匆忙爬上了法官的席位。但在他宣布法庭开庭后不久,他就脱下假发,溜到了公诉人的位置上,接着又跑向辩护人的座位。一有空闲,他就沮丧地回坐到被告席上。

虽然上帝本人也被卷入这场针对他自己的审判,并在其中依次扮演所有的角色,但人,心烦意乱,茫然无措,沉默地走出了法庭。

普遍审判不是一场用语言进行的审判,语言本身从来都不能是真正决定性的,并且,它事实上开始被不断地推延了(这里就有普遍审判只在时间终结之际才到来的观念)。它毋宁是一场针对语言本身的审判,用语言把语言从语言中删除。

语言的权力必须指向语言。眼睛必须看见它的盲点。监狱必须监禁自身。只有这样,犯人才能够找到他的出路。

在某处,在那摆着发霉长椅的破旧的法庭里,蜡烛正在烛台上熄灭,而巨大的蜘蛛网已在角落里形成,上帝对他自己的审判还在继续。

但,这只是一本题为《七只鸽子》(Li siette palommielle)的儿童读物里的一幅彩色插图所讲述的事情。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