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七月 26th, 2013

让-吕克·南希

让我们谈论“政治”。我的意思是:让我们谈论“politique”一词。[1]这无疑是谈论事物本身的一种好的,甚至必要的方式。的确,某种包含了这个词的语言现象值得引起我们的注意。为了给出我意图做什么的想法,这样做对我而言已经足够:当我说“让我们谈论‘politique’一词”的时候,你不知道我用的是形容词还是名词,或者不知道名词是阴性的还是阳性的。现在,这些琐碎的思考立刻包含了一些问题。

让我们从形容词开始。如今,它构成了一个过度的用法:在原则上并不被定义为“政治的”领域里,我们肯定了一种本质的政治涵义。尤其是在艺术领域里,宣称一件作品或一个发明具有一种政治的关联,一种政治的意义,甚或一种政治的本质,往往被视为是必要的。过去,我们偶然遇到一位艺术家(作家,哲学家,或科学家)的政治委身,而今天,我们必须提及他们实践当中的一种必要地政治的维度。不能被说成是“政治的”东西,当它是审美的、知识的、技术的或道德的时候,才显得可疑。但一个人所谓“政治的”东西,或“政治的维度”,在绝大多数时候,仍然没有其他确切的定义。这就是为什么,词语的意思似乎被含蓄地建立了起来:“政治的”意味着超越了规训和活动的一切特殊界定的东西,意味着在整个社会(甚至人类)的层面上,在其存在和意谓之条件的层面上运作的东西。因此,“政治的”被赋予了潜在地无限的内容。

词语的这一用法源自对如下想法的一种或多或少有意识的信念,即一切都是或应该是政治的。如今,这样的想法继续的无非是我们所谓的“极权主义”的内容。许多人会很极其恼怒地得知,他们正以一种“极权主义”的方式来谈论——即便他们没有这样来思考。但这么说仍是值当的。每当“政治的”指向这样一种整体化的性质时,的确就存在着“极权主义”。也就是说,这种思想的视域是对存在的一切领域进行“政治的”吸收或承担的视域(在此,我或多或少提到了青年马克思的公式)。

最简单的逻辑允许我们总结:这样一种对存在的一切领域的承担总体上夺走了承担领域本身的特殊性。如果一切都是政治的,那么,一切都不存在。这事实上或许就是我们发觉自己所处的情境。但我们应该再也不能够谈论“政治的”东西,除非是语言的一种滥用,并怀着如是奉承的、英勇的、担负历史命运的视角,来利用和“政治的”这个关键词相关的重音。

所以,今日的哲学场景被这样的工作如此强烈地占据:对“政治的”事物之领域和意义进行重新的定义和分析,以使之脱离它在不得不被称为“社会内在性”的东西当中的稀释。

萦绕于概念之滥用所包含的未经反思的极权主义的东西,事实上,乃是对分离之压抑的痴迷。一切必须是政治的,因为政治作为一个分离的领域必须遭到压抑。不论是以国家的形式还是以政党的形式,不论是以“政治活动”的形式,还是以“政客政治”(一个我们能够详尽分析的,十分引人注意的同义反复)的形式,甚或是以颠覆活动的形式,每一个分离的情形,也就是说,十分自然地,共同存在的每一个分离的情形,如今都开始消失。那么,共同存在,最终,或至少是在管控的原则上,必须——依其本身并且就其本身而言——抹除它自己的目的,它的意义和它的完满。

这恰恰是必须遭受质疑的东西,并且,它的确是我们事实上怀着疑虑,或多或少有所意识地在做的事情。宣称一切都是政治的人,往往也认为民主不是一个自在之目的,而我们的问题毋宁是知道要把它引向什么样的目的(甚或引向压抑“目的”之观念的东西,那会包含另一个分析的语域)。

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触及另一个语言现象。二十多年来,我们已在普遍地谈论“政治”(le politique),而这个用法把“政治”(la politique)归入了使命(甚或策略)之执行的附从层面。“政治”(le politique)似乎再现了事物的高贵——它因此含蓄地恢复了它的特殊性,及其相对的分离。

我们因此没有认识到,这个词语的阳性形式,具有这一意思的法语新来词,被引导着指涉政治事物或政治领域的概念或本质——但恰恰是就这个概念,或诚然是这种本质,要求检查、分析和审问而言。从我们发现有必要追问我们先前所谓的“执政学”或“公共法”之基础的那一刻起,我们便开始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谈论“政治”(le politique)。“政治”(le politique)成为了一个难题的名字,而且是一个相当大的难题之名字。有关奠基的难题,有关根据的难题,或者,相反,深度之缺席的暴露。但也正因为这个难题,“政治”(la politique)丧失了它作为古老意义上的艺术(关于技艺[technē],关于才智[savoir faire]的艺术)的一切命运,变成了“政治活动”,其中,这种(政治[la politique]的)艺术是如此地高尚,如此地强大。

这并非我不久前提到的哲学家的个人词汇的情形,每一位哲学家都根据他自己的途径,来追问所谓“政治”之事物的本质或艺术,不论是阳性的“政治”(le politique)还是阴性的“政治”(la politique)。我今天的目的不是召集它们——或事物本身——来进行判断。我的目的只是十分谦逊地表明,我们不应该使用“政治”的概念(le politique / la politique)而不至少试着澄清我们正在谈论的东西。因为坦然地说,词语的意思已在我们的日常语言中缺失,除非是以一种朦胧的极权主义观念的形式,一种交感地梦游的方式。但恰恰是这种日常的言说方式,产生了政治的效应。

今天,政治的严格或精确始于这种对我们语言的批判,即便我们起初会发现它令人沮丧。我们如何心有所知地谈论阳性的“政治”(le politique)阴性的“政治”(la politique)?我带着这个今日的问题谨慎地中止。

2003年1月24日



[1] 法语politique一词既被用作形容词(“政治的”),也被用作名词(“政治”)。并且,这个词作为名词的意思也根据它是阴性的(la politique)还是阳性的(le politique)而发生改变。La politique既可指作为一种活动的“政治”,也可指作为“政策”的“政治”;而le politique指的是和,例如,社会福利相对的政治的领域。(英译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专栏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