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观念

七月 26th, 2013

阿甘本

或许只有在快乐当中,亚里士多德的天才所发明两个范畴,潜能和行动,至此才丧失其刻板的隐晦并变得暂时地透明。快乐——就像亚里士多德在献给其儿子尼各马可的专著中所写的——其形式在每一个瞬间都得到了满足,并且,它永恒地发生。从这个定义里可以得出,潜能是快乐的反面。潜能是从不发生的东西,是从不实现其目的的东西。它,一言以蔽之,是痛苦。如果快乐,根据亚里士多德的定义,从不在时间中发生,那么,潜能本质上必定是持续。这些思考揭示了权力和潜能之间的隐秘联系。潜能的痛苦,事实上,在它转入行动的瞬间,就消失了。但在任何地方——甚至在我们的内部——都有各种力量把潜能限制起来,使它在自身内部悬而不决。权力将自身奠基于这些力量:权力就是潜能和行动的隔离,是潜能的组织化。权力将它的权威建立在痛苦的这种收聚之上,它真正地让人的快乐不得满足。

然而,遗失了的东西,与其说是快乐,不如说是潜能及其痛苦的意义。它变得无止无尽,沦为了梦的牺牲品,并玩弄着有关其自身和快乐的最可怕的模棱之词。当潜能歪曲了手段和目的,探究的发起和结果的确定之间的严格联系时,它就把痛苦的巅峰——全能——错认为最大的完美。但只有作为潜能的一个目的,只有作为绝对的无能,快乐才是人性的和天真的;并且,只有作为一种张力,隐晦地预示了自身的危机,预示了对自身之解决的判定,痛苦才是可以接受的。在完成了的作品中,正如在快乐中,人最终享受着他自己的无能。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