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高原

八月 27th, 2012

佩尔尼奥拉

感与物的联盟允许人通达一种无性的性欲,使对感觉的悬置成为必然。这不是感性的废除,感性的废除意味着一切张力的缺失,这是进入一种移位的、去中心化的体验,不含任何实现某一目的的意图。像一个物一样感受首先意味着从性亢奋的一种仪器化观念中解放,那种观念自然地认为自己指向性高潮的实现。用图表测量亢奋,这种再现性活动的通常方式排除了物的存在模式。只要我们用曲线的概念来考虑性爱(从零点开始,或多或少缓慢地升向高潮的顶点,最终急剧地下坠并回归零点),那么,我们就仍是这样一种态度的牺牲品,它把性感受体验为对一个极其短暂的高潮的多少有些漫长的准备,但高潮注定要落回一个张力全无的常态的零点,从那里看,一个人似乎根本没有动过。把一个人的全部注意力投到性交的延长上,并把一种通泄的、释放的意义赋予性高潮,这从一开始就排除了像物一样感受的可能性。由此,我们陷入了一个把性感受比作登山的模式,它一方面暗示了一种缓慢、逐渐的攀登,另一方面则暗示了一道悬崖,我们必须在十秒钟内把自己抛回山下。性爱和知识的关系至今一直隐晦而神秘,因为一种山谷思维占据了主导,它带着最大的精确性,把一种无张力的常态和性欲的上升又下沉的例外本质分离开来。毕竟,一种思辨的态度如何发轫于这样的过程呢:先是纯粹仪器的、预备的阶段,然后是匆忙取消精心准备之事的极其短暂的阶段?如下的印象是难以避免了:我们想要迅速地归于零的某种东西的确无法比零更有价值。将自己从数十年来消极地决定了几代人生活的高潮狂躁症当中释放,是走向感受之物的无性的、被悬置的、人工的性欲的第一步。它把性欲从自然中解放并托付于人工,打开了一个性别、形式、表象、美、年龄和种族之间的差异不再重要的世界。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无生命体的性魅力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