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学

七月 27th, 2013

阿尔托

没有什么神学比这三位神灵的神学更加活跃和有效:

TEZCTLIPOCA—HUICHIBOLOCH—QUETZALCOATL

我的意思是,在这样的国度里,地底炽烈的力量赤裸地燃烧,随飞鸟一起爆炸的空气在一个比任何地方都高的高处震荡,事实创造了它,万物的力量,神灵的力量,创造了它。

这些神灵反过来产生一种科学,而占星术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有太多的东西要从墨西哥占星术的秘密中学习,正如它们通过尚未破译的象形文字立刻得到了读解和阐释。

在世上的所有国家,首先是苏联,试图建构一种集体动态论的时代,有太多的东西要从一种弥散的意识——它属于每一个人——中学习。

我的使命,如果存有使命,在于揭示并固定这种动态论,正如赫拉克利特的哲学里:

,以火山和蛇为象征;

,以众多神灵,雨神特拉克洛的无限面孔,风暴中咆哮的鸟羽为象征;

,以飞鸟——从雷鸟到祖厄特扎尔鸟——所有天空之鸟中最珍贵的飞鸟之抛掷为象征;

,再一次以雷鸟和火山的漩涡为象征;

这四种元素,永远充满生机,最终揭示了一种巫术的自然主义并且清晰地

它是一种痉挛的文明,是一种哲学的活生生的、具体的实现。

我不相信世上其他的任何文明会呈现如此清晰且生动的例子。似乎剥去外皮的器官永远地暴露着灵魂。

其中,吠陀的文明,在其自身的内部,以一种相当超有机的方式,保存着一个类似于天地的理念。

那么,从墨西哥文明的例子中可以得出一笔现实的财富。正是在那个方向上,我们意欲劳作。

如果墨西哥文明提供了原始文明之巫术精神的完美例子,那么,我们应从中抽取这样一个文明能够提供的原始巫术文明的一切形式,从图腾崇拜到巫术魔咒,同时,穿越占星术的等级体系,水、火、谷、蛇的仪式,音乐和植物的疗法,森林中的幻影,等等……

我们应该解释,墨西哥人为何如此惧怕森林中的阴影和黑夜。

我不应继续追寻这些论点。我相信我已说得够多,以表明我所要求的使命之目的,我只请求并希望你们会支持它并助它成功。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