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

七月 31st, 2013

让-吕克·南希

七月二十五日:这是最后一期的专栏。可以说,它是额外的。一个月前,我并不知道它在计划当中。即便我几乎不在夏天停止工作,但我也没有想到,哲学广播会一直持续到将近八月初。我带着一种完全是学院的率直,推断着,仿佛太阳应该把思想悬置起来……

但我们知道情况是完全相反的。自从思想让地球围绕着太阳旋转起,思想就已经悬置了太阳。更确切地说,在停止了“拯救现象”和解释表象后,算计的思想便把天体及其运动和一个不断扩展的宇宙的普遍秩序联系了起来,其中,太阳繁衍着,和炽热的天体,和显现的天体,不显现的天体一样,被冻结起来……

然而,这几乎没有动摇我们思想的天生的日心说。“西方的”,就像我们说的,就像它自己称呼的,(在希腊语,拉丁语或阿拉伯语中)意味着“下坠”或“落下”,这一思想仍然在一种对“东方”,也就是对一个诞生或一个日出致命的远离中,得到再现。或者,它自视为转向或返回这个东方,即朝向一个被它认作自身的太阳,并且,通过自身的力量,它让其Lumières,即启蒙得以出现。

我们对光和太阳的频繁的词语误用是如此地习惯,以至于我们不再太注意它了。人们想当然地认为,知识、真理、正义和美是明晰的。

然而,光线中心主义和太阳中心主义(日心说)不是同一个东西,而我们也知道这点——但这样的知识是更加隐晦的,并且它绝非偶然。光线,清晰性和明显性的隐喻,如同透明性或清澈性的隐喻,和视觉的秩序相关。可见之物通过光明和黑暗的一种正确的分割(partage)而开始被人察觉。虽然它仍是逐渐地驱散一切黑暗的问题,但一个人还是接受了一片黑暗领域的必要性,对于这片黑暗的领域,我们会说,抵达它是没有问题的。

关于太阳本身则是另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思考它一会,他就会认识到,太阳超出了可见物的逻辑和认知论。从柏拉图一直到至少是尼采,我们的文化是根据这样一种欲望或意志来编排的,即超越明晰的可见物,以考虑光明的来源(拉丁语的lux,区别于lumen)。后者无法被任何的阴影所划分,这就是为什么,对太阳黑斑的早期观察被指控为一种渎神的不恭——在如是的指控中,阿波罗开始奇怪地庇护起亚伯拉罕的更愿被云层所包裹的上帝。

对柏拉图而言,太阳是善在可见世界中的相似物(analogon),而它向世间的现实传达的东西,不只是明亮的可见性,还有生育和滋养的温暖。这个形而上太阳的耀眼光芒一直照射到了黑格尔和尼采,但我们还应该从中辨别一切符合一种“知性的直观”或一种“原初馈赠的视觉”的东西:也就是说,不论在什么时候,主体都不仅仅是一个通过光线来认识对象的人,他还是一个让对象在他的光线中并且因为他的光线而显现的人。

哲学上的这个太阳无疑为神圣者的变形提供了形式:在哲学从中浮现的神话里,神圣者最初几乎总是太阳的。同时形成的,当然还有这颗星辰,及其神圣的,甚或献祭的权力的余渣。就太阳不是视像(正如柏拉图强调的)而言,它本身无法被人毫不眩目地观看——也正是柏拉图很好地证实了这点。相反,一旦视像被再现为是原初的和给予的,它就必须被称作打上了引号的“视觉”,“穿透性的视觉”或“洞见”(德语的Ein-sicht),或者“明见”,而这个重要之词所属的传统,从笛卡尔到胡塞尔,始终在努力地固定一个点,让视见作为其自身的光,涌现出来。

如今,这个点必然是盲的,对此,传统也很清楚。在太阳相似物(analogon)的秩序中,一个人无法注视白日的星辰而不灼伤自己的眼睛。一种痛苦的痉挛在如是的明见之点上产生:眼睛被一个从自身当中产生的太阳所摧毁。人们所意志的正是这样的一致——尼采的“正午”,最伟大的思想的时刻,“完全地在太阳底下”,就像甘斯布(Gainsbourg)如此美妙的所唱——人们所等待的正是“至点”,当它发生的时候,太阳便在其自身的视觉中黯淡。我们的一般的形而上学,恰似达科他印第安人的太阳舞:舞蹈者一边看着太阳,一边拉扯勾在皮肤上的绳子,直到皮肤开裂。(但今天,在夏日的沙滩上,人们不也把他们的皮肤献给了危险的青铜之刃吗?)

众所周知,拉罗什福科重述了古人的这个格言:“太阳和死亡都无法被人直面。”但问题或许是:什么东西能够被人直面?如果“直面”某物意味着注视其“真理”或“明现”的话,那么,就不存在任何直接的面对。每一张脸都是一次可怕而非凡的目眩。

Soleil cou coupé(“被割喉的太阳”):阿波利奈尔的这著名的诗句完全地总结了它。[1]太阳是一个血淋淋的刀片,它切断了被建构为一个身体的话语和一切秩序。一个刀片和一个锐利的刀锋,在让凝视事实上被挖空了的明现之燃烧的绝对一致中,看着自己被凿空(se voit évidé)。这是诗的终结也是诗的开篇。荷马,因此,是盲的。

2003年7月25日



[1] 见阿波利奈尔的《区》的最后一句:

永别了,永别了
被割喉的太阳(中译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专栏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