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的观念

八月 2nd, 2013

阿甘本

当礼拜仪式的改革把忠诚者中间交流的和平手势带回到弥撒的时候,忠诚者对一个和平手势到底是什么真地一无所知的事实,就变得令人尬尴地清楚起来;而在他们的无知中,他们又求助于他们唯一熟悉的手势。些许的困惑之后,带着不多的确信,他们开始握手。他们的和平手势,确切地说,是市场的讨价还价和国家的事务达成了一致的时候,所使用的手势。

“和平”的概念原指一个契约和一个协议,这被铭刻在它的词源里。但对拉丁语而言,意指契约所产生之状态的那个概念,不是pax,而是oium,它在印欧语言当中的不定的对应词(希腊语αὒσιος,空的;希腊语αὒτως,徒劳的;哥特语aupeis,空的;冰岛语aud,荒芜的)围绕着一个空洞的、缺乏决定性的语义领域。因此,和平的手势只是一个纯粹的姿势,没有任何意谓,仅仅展示了手的不动和空无。这其实是人们中间问候的手势,或许正因为握手如今只是一种问候的方式,忠诚者才在牧师的号召下,不知不觉地诉诸这个平淡的姿势。

但真相是,不存在,或不能够存在,一种和平的姿势,因为真正的和平只会是实现并穷尽了一切姿势的所在。人中间的一切斗争,事实上,都是争取承认的斗争,而随着这种斗争而来的和平,只是一种约定,它为彼此的不确定的承认,创建了姿势和条件。这样的和平只是并且总是国家之间的和平和法律的和平,是用语言承认一种同一性的运作,它诞生于战争并将终结于战争。

不是对经过担保的姿势或图像的诉求,而是我们无法用任何的姿势或图像来承认自身的事实:这才是和平——或者,如果你愿意的话,这才是比和平更加古老的至福,圣方济各的一个精彩的寓言(见“觉醒的观念”)把它定义为非承认状态中的逗留:夜间的,耐心的,无家可归的逗留。和平就是人类的完美地空洞的天空;它是非表象的展示,人唯一的家园。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散文的观念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