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德勒兹之墓

八月 2nd, 2013

阿兰·巴迪欧

什么是思?

他喜欢说,“哲学家”是他天真地所是之人,因为他无虑无憾地把思竭力描述为生命的一个构成。天真,但也慎重而严谨。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把“哲学”和“思”等同起来。对他而言,“思”的语域不是一个,而是三个:哲学,肯定是的,但还有科学和艺术。

为了配得上“思”这同一个名字,这三种努力有何共同之处?在德勒兹看来,“思”意味着:在混沌中划出一个区域。尽可能地接近混沌,但无论如何让自己躲避它。思想的力量就是它用最小厚度的保护,来尽可能地接近无限者的能力。一种思想越是具有创造性,它所需的保护也就越少。一种强大的思想,几乎赤裸地,站在炽热的虚拟之域中。

哲学

哲学诞生于一种双重的危险,即在超越性的永恒生产中,它会被重新吸入混沌并遗忘混沌。作为主观的张力,哲学仅仅表现为它被纯粹的肯定项(概念的创造)所定义。而在一个否定的命令下,它得到了更加深刻的定义:抗拒不可躲避的超越性之诱惑,忍受混沌的逼临,成功地穿越冥河。

非人

面对人道主义和保守的权利哲学的回归,一个人不断地庆贺他用来肯定非人乃是一切“人性”创造之尺度的力量。但非人的名字到底为何?艺术就是人的一种生成动物(或植物,或海洋,或宇宙……)的创造。而这样的生成是不朽的。作品就如同地平线上种着的一棵树,众多——独特的,散乱的,一致的——被人拾起的永远可以利用的感官。

政治

四个重要的原则:

· 被用来承担一个历史—政治事件的价值判断必须是内在的。关键是要夺回瞬间之中存在的强度。我们必须从不提及某个遥远的结局。戈尔巴乔夫没有教给我们任何有关十月革命的东西。后果和教训把思引入了歧途。

· 时间的连续并不重要。历史编纂学也把我们引入歧途。如果可能的话,必须以一种无限的速度,而不根据一条单一的情节,穿越情境的多样性。关键是要理解,在政治瞬间的火光中,什么永恒的命题被创造了出来。

· 将艺术的创造独一化的三个形象再一次可以在政治中被找到:振动,环围,敞开。政治创造了强度,它聚集并塑造,分离并供氧。这里就有思想对它的唯一兴趣。

· 如果政治可被比作一件艺术作品,那是因为它在瞬间创造了某种动人的新奇。它创造了什么?“人与人之间的新的联系。”

吉尔·德勒兹:创造者,通过概念,创造新的联系,至今都不可能的联系。他编织思想如同编织一块布——连同它的褶子和全部。

 


原题为“Pour un tombeau”,发表于法国报纸《世界》(Le Monde)1995年11月10日的“德勒兹:向已逝的哲学家致敬”(Deleuze, hommage au philosophe disparu)版块。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