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安居于本然之思的指导的需要

八月 10th, 2013

海德格尔

如前所述,哲学化是思,而所有的思无论如何已经是一种哲学化。哲学,以一种有待更仔细之确定的方式,属于人作为“思念的和思考的存在者”(das andenkend-denkende Wesen)而暂居于其中的那个领域本身。但在这个依其本质而暂居的地方,人可以真正地安家或不安家。在人所归属的领域里,栖居(Wohnen)就是我们所谓的本然的暂居。由此,可以肯定,历史之人不断地暂居于哲学,但几乎不在其中安家。他们不栖居于其中。所以,为了在哲学中安家,我们需要一个指导(Anleitung)。通过如此的指导,我们的往往不在其最己有之处安家(zuhause)的思,学会了栖居并因此成为了一种更加本然(eigentlicheres)的思。思的指导仅仅需要确认,我们这些已然在思的人变得更有所思。所以,已被本有地理解了的哲学之习得,从不要求对我们有朝一日会再次忘却的陌生概念和教条的辛苦而徒劳的频繁诵记。

我们绝不应该经由哲学的指导,而抛弃完全日常的思;我们,思的存在者,毋宁应该对这种日常之思更有所思,这意味着,我们应该更善思索(nachdenklicher),更善思念(andenkender),并因此学会本然地(eigentlich)思。哲学绝不是它广泛且持续地表现出来的样子:远离或超脱“真实”的生活。相反,哲学作为本然的思,是这样一个始终未知的区域:惯常之思不断地暂居于其中,但不作为一种本己性(Eigentum)对之谙熟或安家于此,虽然这种本己性,就人是运思之人而言,已被指派给了人的本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