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现在是什么?

八月 10th, 2013

海德格尔

正如日常之思的道路和暂居是多样的并且被多样地指引的,为一种哲学的指导保持敞开的可能性也是如此。

我们不断地、无处不在地思存在之物,即便我们自己很少意识到这样的思。所以,我们往往只是转瞬即逝地把握了存在之物。我们几乎没有理解人们以如此多样地方式谈论并推行的存在者向我们展示其自身的存在之方式。

当我们问这个简单的问题:“现在是什么?”(Was ist jetzt?)时,对此问题的回答几乎得不到审视和考量。因为问题,不管多么地简单,已经是含糊不清的了。与此问题之含糊不清相对应的就是答案的令人困惑的多样性。我们问,“现在是什么?”只要我们不是心无所思地背诵问题,一个基本的问题已经变得必要:“这里的‘现在’意味着什么?”我们的意思是这个“时刻”,这个时辰,这一天,今日吗?今日的范围有多大?说到今日,我们的意思是“现在的时间”(Jetzt-Zeit)吗?它能延展多远?我们的意思是二十世纪吗?它不包括十九世纪吗?“现在的时间”意味着整个现代(Neuzeit)吗?“现在是什么?”这个问题问到了这个时间,现代,“是”什么吗?

我们所说的“是”意味着什么?它并且算作一个存在者,能够在我们面前显现为可以清楚明白地获得的东西吗?或者,这个存在者仅仅保留了“真实地”“存在”于背景当中并且拥有存在的东西的一个转瞬即逝的表象吗?今日,在当下的时间,在现代,一个人所说的“存在”一般意味着什么?

存在者是可以为具体化所通达的实在之物(Wirkliche)。那么,存在就意味着实在性(Wirklichkeit),客观性(Gegenständlichkeit)。但实在性意味着什么?实在化(das Wirken)在何种意义上得到了意谓?客观性意味着什么?谁客观化什么?客观之物(das Gegenständliche)凭什么恰好可以算作存在的东西?根据我们理解的“现在”和“是”的意义,根据我们用来思考已被理解者的清晰性、透彻性和沉思性(Besinnlichkeit),对“现在是什么?”的问题的回答将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出来。无论如何,只要我们能够从本然之思中思考上述的问题,诸多难以协调的回答就可以被带向一致。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