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全部的思想

八月 10th, 2013

保罗·策兰

带着全部的思想,我
走出世界:你在那里,
你,我的温柔,你,我的敞开,而——
你接受了我们。


说,当我们的眼睛破碎
一切就为我们而死?
一切醒来,一切开始。

巨大,一个太阳漂近,明亮,
魂与魂面向它,清澈,
它们的沉默为之
绘出权威的轨迹。

轻盈地
你敞开怀抱,平静地
一阵气息升向以太,
而它成云,它不是,
它不是源自我们的形态,
它不是
妙如一个名字?

评注:当策兰在《托特瑙山》(Todtnauberg)一诗中说“到来/之词/在于心中”的时候,出现的问题便是,一个奥斯维辛的幸存者如何能够理解(海德格尔的)这样一种“神秘主义”的话语。在策兰的早期作品中,人们已经发现了“黑色的姐妹”[1]——神秘主义的基本书籍之一,《雅歌》所谓的“黑而秀美”的姐妹和新娘。[2]对策兰而言,这个姐妹是黑的,因为她已经在死亡集中营里被焚烧了。所以,他不仅为他自己,也出于对姐妹的帮助和热爱,塑造或建构了被焚烧者,因而也是“威严者”(Königliche)的形式。1963年的诗集《无人的玫瑰》(Die Niemandsrose)通过题目唤回了神秘的玫瑰;在《带着全部的思想》(Mit allen Gedanken)[3]一诗中,诗人退离了世界。

在那里,在外部,一切死亡并生长,他被温柔者,敞开者(die Leise, die Offene),被另一篇中所谓的真正者(die Wahre),接受了。两者,“魂和魂”(Seele und Seele),能够面对一个漂近的太阳之进程并让它沉默。在传统中,太阳,上天的眼睛,代表着上帝,作为一种依于自身的、无动于衷的明澈,为世界提供了秩序和意义。但在“太阳和其他事物”(die Donne, und nicht nur sie)陨灭了(就像策兰在《山中对话》[Gespräch im Gebirg][4]里说的)之后,我们的诗歌所言说的相遇能够把至少“一个”太阳置于其进程之上。温柔者,敞开者,在世界之外,接受的不仅是诗人,还有她自己诗人。所以,她承载着一种苍穹的气息,妙如一个名字,并从这样的相遇中获得其形式(Gestalt[形态])。一朵云曾向以色列人显示了穿越荒漠的道路;其名字就是上帝的名字。因此,策兰的诗歌所归欠的气息必定代表了这朵云和这个名字。但诗人遇到的那个人又是谁?在一组带有神秘旋律的诗歌中,1968年的诗集《线太阳群》(Fadensonnen)包含了《源自天使之料》(Aus Engelsmaterie)一诗。其中,人们读到:“他,赋生—正义者,催你睡向我,姐妹”(Er, der Belebend-Gerechte, schlief dich mir zu, Schwester)[5]。卡巴拉对En-sof,神性的隐秘根基或无根基,和Sefiroth,上帝从中出现并对我们言说的显灵和logoi,做了区分。第一质点(Sefirah)[6]和最高的王冠是无,第七质点是赋生—正义者(Zaddik)。在质点(Sefiroth)的生命之树中,正义者统一了第十质点,迷失者:Shekhinah。他作为正义者体现为:他在生命之力的边界内维持并守护着它们。根据犹太教神秘主义对性图像的不受拘束的使用,策兰让正义者催Shekhinah(迷失者)“睡向”诗人。对策兰而言,Shekhinah是上帝在子民,在上帝的共通体当中的居留,同样也是流放,是烧焦的姐妹,她无法由幸存者来复活,只能通过向原始的根基做出的不和无的姿态来复活。只有当正义是其显灵之一,即,只有当正义降临到那些被杀害者身上的时候,这才能够被称为神性的。在这个意义上,策兰的诗歌是对死者的一种纪念。

(奥托·波格勒,《海德格尔思想和策兰诗歌中的神秘主义元素》)



[1] 见策兰《早期作品》(Das Frühwerk, ed. Barbara Wiedemann, Frankfort: Suhrkamp, 1989),第38,57,108页。 关于后面的,见《正在落雪,母亲》(Es fällt nun, Mutter)一诗,它提到了“乌克兰的雪野”(die Schneewehn der Ukraine)(第68页)。

[2] 见《九月·雅歌》1:5:“耶路撒冷的众女子啊,我虽然黑,却是秀美,如同基达的帐棚,好像所罗门的幔子。”(中译注)

[3] 见策兰《作品选》[后文简写为GW](Gesammelte Werke, ed. Beda Allemann & Stefan Reichert, in collaboration with Rolf Bücher, Frankfort: Suhrkamp, 1983, 5 vols)第一卷,第221页。

[4] GW 3: 169.

[5] GW 3: 196.

[6] 亦作“原质”或“源体”。(译注)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