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然

八月 11th, 2013

德里达

“地点说……”(Der Ort sagt…)正是地点向我指示。在我心里,我总已经同时让克瑞翁的这些话移位和变形……如今,关于猝然之物的记忆。在这里,我不想说它,除了根据记忆,一段从记忆中滑落的碎片,来自1978年6月末,在瞬间,在那个当下,在猝然之事的记忆中开始聚集起来的东西:坠落,一次不再留有时间的下降带来的破裂,一个地点之角度的中断造就的深渊,在直面不可能者的时刻,对深不可测的渴望。因为在猝然之事中,在猝然的“猝然”一词中,出于我几乎不知道的原因,我同样看见了一种直面,没有调解,没有过渡,没有第三方,也就是说,没有沟通或通道。只有一种韵律,一种坠落的节奏,无悲剧的悲剧……首先,到斯特拉斯堡观看并倾听了《安提戈涅》,我想起自己曾读过译本,某个译本,在飞机上,响亮而又沉默地读过,一会是德文,一会是法文,从一种文字到另一种文字,怀着对事故的最终欲望,让它坠落,让它尽情地坠落,好,在唯一的一击中,让它发生,让结局到来,在两个侧翼之间,在两边之间,ex abrupto[猝然]……而我再一次(用英语)说出了“悬崖”(cliff)一词,墙,同一个野蛮的倾斜,当然,它也是,停顿……它仍在同一段记忆的韵律和墓穴中回荡:“要把他埋进坟墓,供献祭品……不许人埋葬,不许人哀悼,/让他的尸体暴露……没有仪式。没有安葬的墓……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说的话都在刺痛我吗?……/摇曳的……但她是一个人……/把她立刻带到石窟里,让黑暗的阴影遮蔽她……”(Ihn deket mit dem Grab’ und heiliget…Dass keiner ihn begrabe, keiner traure, / Das unbegraben er gelassen sey…Nichts feierlichs. Es war kein Grabmal nicht…Weisst du, wie eine Quaal jetzt ist in deinen Worten?… / Geschwungen…Sie ein Mann aber… / Führt sie gleich weg, enclise her / in the dark shadow of the crypt, Umschattet ihr sie…)而之后:“对父亲的重重哀叹/还有我们/这些闻名的/拉布达喀代的厄运/哦!疯狂的母亲……”(Die vielfache Weheklage des Vaters / Und alles / Unseres Schiksaals, / Uns rühmlichen Labdakiden. / Io! Du mütterlicher Wahn…)那么,在诸多已然忘却的转折之后,有一个被给定了的地点,我在破旧的,defunctus,废弃的仓库的深渊之边缘……极其临近的友谊,对不可能之血缘的评注和对父亲的认同……仓库,因为它被掏空了一切,不再存储任何的东西。不再有丝毫的装饰,它如今只是一个巨大的空洞的建筑,不适合调解,不适合存储,不适合站在任何事物之间,除了猝然的事物。在这样的状态下,空洞的词语本身,如何给出地点的仓库,在我看来,似乎注定是在一切命运的反抗中发生的东西。垂直的必然性,在眩晕的边缘,在声音跳跃着飞离的东西的边缘,而声音飞离了,以便在演员失足的每一瞬间抓住风险——首先是克瑞翁的失足。它们抵达了我们……停顿的话语,如同一切已由菲利普·拉库-拉巴特和米歇尔·多奇说出的东西,在那边发生,不止一次,但独一无二地……说我目睹了它仍然是谈论一场壮观的表演,但它是别的东西……我忘了:荷尔德林过来混入人群,有点迷惑,不再惊奇……



Jacques Derrida, Ex abrupto. 本文是为斯特拉斯堡国家剧院上演的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由菲利普·拉库-拉巴特[Philippe Lacoue-Labarthe]译自荷尔德林的版本)而作。演出由米歇尔·多奇(Michel Deutsch)和菲利普·拉库-拉巴特导演。演出的两个系列中的第一个在兵工厂废弃的建筑(随后不久被拆毁了)里进行,第二个则在斯特拉斯堡旧锻造厂的老建筑中进行。文章最早发表于《战前派》(Avant-guerre 2, 1981)。

文中所引的荷尔德林翻译的《安提戈涅》参见Hölderlin, Sämtliche Werke, Stuttgart: Verlag W. Kohlhammer, 1952. 英译见Hölderlin’s Sophocles: Oedipus & Antigone, trans. David Constantine, Highgreen: Bloodaxe Books, 2001. 中译参见《罗念生全集第二卷:埃斯库罗斯悲剧三种,索福克勒斯悲剧四种》,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