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八月 12th, 2013

海德格尔

καὶ τίς πρὸς ἀνδρὸς μὴ βλέποντος ἄρκεσις;
ὄς’ ἂν λέγωμεν πάνθ’ ὸρῶντα λέζομεν.

从一个看不见的人那里,能得到什么保证?
我所要说的都是有先见之明的。

——索福克勒斯,《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vv. 73-74

ἄρκεσις:“保证”——他在一个可靠的基础上提供的东西。

βλέποντος:“看见”——拥有一种对存在者,对事物和事情的观察。在所有这样的情形中,这个人迷失了。他就存在者而言是盲的。

ὸρᾶν:“明见”——拥有一种对“存在”——命运——存在者之真理的眼光。这样的明见是对经验之痛苦的洞察。受难的能力,直至离逝的完全遮蔽的苦痛。

*

如是的“呈现”并不描述或报告;它既不是“体系”也不是“格言”。它只有在表面上才是一种“呈现”。它致力于一个答复的词,一个奠基的词;持决(der Austrag)的言说;但只是一条脱离一惯道路的林间小径。

自《哲学论稿(论事件/本有[das Ereignis])》以来的一切都将在如是的言说中得以转变。

*

在思者之上发展的存有(das Seyn)之命运

每一个基本之词都在说同一者,事件(das Ereignis)。对其顺序的决定是出于持决(der Austrag)的本质,而言说或许被不时地托付于持决的急迫。

基本之词乃是踪迹,在一个围绕着事件的不可审察的圆环中,它导向了一个超出一切亲近并因此对所有直接的表象(die Vorstellung)而言未知的领域。

每一个词都在回复转向(die Kehre)的宣召:存有(das Seyn)之真理在真理之存有中本质地出现。

转向之环指示了的对开端性的挣脱(die Verwindung)。

对存有之历史的思通过在开端(der Anfang)之真-理(die Wahr-heit)中持守急迫而为离基(der Ab-grund)奠基,并因此转变了词语。

*

存有在事件中朝向开端的命定(die Fügung)。

无缝(der Unfug)既是缝合(der Gefüge)也是顺从(das Sichfügen)。

存有之接缝(die Fuge)出自开端之无缝(der Unfug)。

*

不仅整个的世界
而且全部的存有
在事件之中
朝向开端
但从不处于开端
沉思地顺从地
顺从地思——持决离别(der Abschied)中的区分。
呈现回移前运,跟随转向,存于回响(der Anklang)和共鸣(der Einklang)的回音。

*

关于《哲学论稿(论事件)》:

1、某些地方的呈现太过辩证。

2、思的跟随依赖于“存在问题”内部的“基本的问题”和“指导的问题”之间的分异(die Unterscheidung)。这后一个问题更多地仍是以形而上学的风格来把握的,而不是以已经设想的存在之历史的方式来思索。

3、因此,甚至“开端”也被把握为某种由思者来实施的东西,而没有处在它同事件的本质的统一当中。

4、同时,事件仍未接受深渊(der Abgrund)的纯粹开端性的(anfänglich)的本质,在深渊当中,存在者,以及关于神和人的决定,已经准备好了。

5、此-在(Da-sein)的确是从事件中得以本质地思索的,但它无论如何太过片面地同人的存在联系了起来。

6、人的存在还没有被充分地历史性地思考。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