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卡特佩特传说

五月 6th, 2013

阿尔托

当我思考的时候:人,我思考

甜土豆,波波,粪便,头,帕帕,

而轻轻呼出的“l”激起了那一切。

甜土豆,存在之锅的必需品,存在或许会有它的一锅。

而甜土豆之后:粪便,你复像的呼吸看见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必需品的地牢。

如果他们没有在存在的洗礼圣水器上把人焚烧,他们就可以打破并埋葬他。

因为洗礼就是违背一个存在者的意志来煎煮他。

赤裸裸地出生,赤裸裸地死亡,这个人被他们,“在生存的断头台上”,煎煮、扼杀、悬挂、拷打、洗礼、枪杀、焚烧、诽谤、斩首,“砰砰!”

这个人一天要把婴儿吃三次。

他何时能够安然地吃?

我是说,他的牙槽中没有潜在的吸血鬼,

因为谁独自一人吃着东西,而没有神明?

因为一碟扁豆比《吠陀经》《大梵经》《奥义书》《罗摩衍那》《爱经》更有价值,只要它在体腔最深处的阴影中维持着低音管,从中,人,行动者,喷吐出了在其苦难的碟子下咀嚼其眼睛之视觉扁豆——或者当他的纤维在解剖刀下紊乱的时候大叫并诅咒——的教规。

当我说:

屎,阴茎的屁

(这屁以宏伟的诅咒风格释放,同时在警察的靴子底下喷出),

当我说:生命的恐怖,我全部生命的孤独,

粪便,孤独的囚禁,监狱,死亡血统

饥渴的坏血病,

紧迫的瘟疫,

神便在喜马拉雅山上回应,用:

科学的辩证法

关于你使用权、生存和受难的算法,反叛流溢(ATZILUTH的生命的被磨碎了的骨骼,

我自己,

我说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