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色情

五月 17th, 2012

鲍德里亚

世贸中心:权力的休克疗法,对权力施加的羞辱,但来自外部。随着巴格达监狱的图像,情况变得更糟,它是羞辱,象征性的,完全致命的,是世界权力——在这个特殊的例子里,是美国人——施加给自己的,是耻辱和邪恶意识的休克疗法。这就是把两个事件捆绑在一起的东西。

在两者面前,是一种世界范围的强烈回应:在第一个情形中,是震惊;而在第二个情形里,是屈辱。

对9·11来说,是一起重大事件的令人振奋的图像;而在另一者那里,是某种与一起事件相对立的东西的令人羞耻的图像,一起关于淫荡之平庸的非事件,是一种凶残但又庸常的羞辱,不仅仅是对受害者的羞辱,同样是对戏仿暴力的业余编剧的羞辱。

最糟糕的莫过于它变成了对暴力的戏仿,对战争本身的戏仿,色情成为了战争之屈辱的终极形式,一场不再是纯粹之战争的战争,不再只是杀戮,反而在一种绝望的权力之拟像中,把自身变成了一桩稀奇古怪的、幼稚的写实秀。

这些场景就是对一种抵达了其临界点,不知对自己如何是好的权力的图解:一种因此没有目标,没有目的,没有貌似合理的敌人,并且完全免受处罚的权力。它只能够施加无端的羞辱,而他人遭受的暴力,正如我们知道的,毕竟只是施加给自身的暴力的一种表达。它只能自我羞辱,自我堕落了,以一种坚持不懈的性倒错,背弃自己的世界。这羞辱,这卑劣,就是一种不再知道对自己如何是好的权力的终极症兆。

9·11是那些人的一种全球性回应,他们不再知道对这种全球权力如何是好并且也不再支持它。而到了伊拉克人受虐的例子里,情况变得更糟:权力不再知道对自己如何是好并且也不再支持自己,除非以一种非人的方式来自我戏仿。

对美国人而言,这些图像,和那些世贸中心在烈火当中的图像,是一样残忍的。然而,美国自身并不受审判,并且,控告美国人是无意义的:恶魔的机器在真正的自杀性行动中爆发。事实上,美国人已被其自身的权力所压垮。他们没有办法控制它。而如今,我们成了这种权力的一部分。整个西方的邪恶意识就凝结在这些图像当中。整个西方都淹没在美国大兵那肆虐成性的淫笑之爆发中,就像它在以色列的隔离墙建成之后那样。这是图像的真理之所在;这是它们的全部之所是:一种将自我指定为羞辱和色情的权力的过度。

真理但不准确:它无助于知道图像是真实的与否。我们自此并且永远都无法确定这些图像。我们能确定的,只是它们以其沉浸于战争当中的方式而产生的冲击。不再需要“随军”记者了,因为士兵本身就沉浸于图像——多亏数字技术,图像最终被整合进了战争。它们不再表象战争;它们既不包含距离,也不包含感知,甚或判断。它们不再从属于表征的秩序,也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信息秩序。突然之间,是否有必要生产、再生产、广播或禁止它们的问题,甚至知道它们真实与否的“本质”问题,都变得“无关”了。

就图像成为了真实信息的一个来源而言,它们不得不和战争保持距离。今天,它们变得和战争一样地虚拟,为此,它们的特殊暴力还增添了战争的特殊暴力。另外,由于它们的无处不在,由于让一切均变得可见的世界的主导地位,图像,我们今日的图像,实质上已变成了色情。它们自发地皈依了战争的色情面孔。在这一切,尤其是在伊拉克最后的一段插曲中,存在着图像所固有的一种正义:那些因景观而生者,亦将因景观而死。你想通过图像来获得权力吗?那么,你也会因为图像的回归而毁灭。

美国人正在并且将让它变成一段苦涩的经历。这可不管所有“民主”的托辞,以及无望的透明的拟像(它对应的是同样无望的军事权力的拟像)。谁犯下了这些罪行,而谁又要真正地为它们负责?军队高官?人性,我们所知的兽性,“甚至是在民主制下”?真正的丑闻不再是刑讯,而是那些知情者和沉默者(抑或是那些揭发者)的背叛。

在任何事件中,所有真实的暴力,都因透明的问题而发生挪移——民主制试图把对其罪行的揭发当成是一种美德。但除去这一切,这些羞耻透视法的秘密又是什么?再一次,它们超越了一切战略和政治的冒险,成了对9·11之耻辱的一个回答,而它们想要用更加可怕的耻辱来回答——甚至比死亡还要可怕。

且不考虑已然是一种斩首形式的头罩(对美国人[尼克·伯格]的斩首就隐晦地对应于它),且不说身体的堆积和恶犬,被迫的裸体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强暴了。我们看到美国大兵带着赤身裸体、披枷戴锁的伊拉克人游街,而在帕特里克·德卡尔克(Patrick Dekaerke)的短篇故事《大哉真主》(Allah Akhbar)里,我们看到中情局特工扒光一个阿拉伯人的衣服,强迫他穿上紧身褡和网袜,去兽奸一头猪,并把拍下来的照片发到他村里,发给他所有的亲朋好友。

由此,他者将被象征性地灭绝。我们看到,战争的目的不是杀戮或胜利,而是废除敌人,(根据卡内蒂[Canetti]的说法,我想)是熄灭其头顶的光。

事实上,我们想让这些人供认什么?我们要从他们身上榨取的秘密又是什么?纯粹只是名字,为此,他们还不惧怕死。这便是“零死亡”对那些不惧怕死亡者的深刻嫉妒和仇恨——正是在那名字中,他们遭受了比死亡更可怕的东西……根本的无羞耻,裸体的侮辱,裂开一切的面纱。透明的问题总是同一个:撕开女人的面纱,或虐待男人,让他们看上去更加赤裸,更加淫荡……

这化装舞会在战争的丑行中达到高潮——直至这样的滑稽戏仿,那最“可逆转”的幽灵,还在这最残忍(对美国而言)的图像中到场:被威胁着处以电刑,并像三K党成员一样,被完全地蒙上了头罩,被他的族人钉上十字架的囚徒。是美国真正地把自己送上了电椅。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