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创造者”的人的思想之范围

八月 18th, 2013

海德格尔

对尼采而言,不仅诸神和上帝是人的“产物”,甚至一切都是人的“产物”。我们从1888年尼采的一则笔记中得出这点。这则笔记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在那里,它几乎不被发现,它首先不属于那里,并且,它肯定不是以它持立在那里的方式属于那里。它在一本由尼采的妹妹和彼特·加斯特(Peter Gast)编订的书中,也就是在我们所知的《权力意志》(Der Wille zur Macht)里,作为第二卷第一部分的序言,被完全随意地,轻率地附加上去;它甚至没有任何的编号,就被嵌在那里,要知道,为这本决定性著作的产生而收集起来的其他所有片段都是有编号的。就本次讲座的引导性主题而言,这则笔记的启示性视野不难察觉,它是这么说的:

我想要索回我们赋予现实事物和想象事物的所有美和崇高,把它们当作人类的财富和产品:作为人类最美的辩护辞。人作为诗人,作为思想家,作为上帝,作为爱,作为权力——:呵,关于人的君王般的慷慨大方,人把它赠送给事物了,为的是使自己贫困,感到自己可怜!人赞赏和崇拜,而且善于对自己隐瞒他就是那个创造了自己所赞赏的东西的人,这乃是迄今为止他最大的忘我无私。(尼采,《权力意志(下卷)》,孙周兴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年,第714页。)

这里说得很清楚:人作为诗人,作为思者,作为上帝,作为爱,最终,作为权力。“权力”一词从清晰的思中得到最后的命名,因为“权力”,对尼采而言,总是权力意志。但权力意志就是诗化,思,上帝的神力。就人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持立于权力意志内部而言,人首先存在着。一切存在的东西,都出自人的馈赠并承载着它的形式:μορφὴ τοῡ ἀνθρώπου(人的形式)。

一切存在的东西,都是一种单一的人形化。人是其中的“创造者”。“创造性”是人的本质。如果我们在这里嵌入一个罗马词,即“天赋”一词,那么,我们很快就认识到这里要考虑的别的东西,即人形化的历史起源及其形而上学内核。在尼采的笔记里,人作为“天才”的现代思想以其最终的结果表达了自己。天赋和创造性就是真理中包含的值得关照的东西,即唤醒了“文化”并塑造文化的东西的指示和标准。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