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之人的思想的“形而上学”根基

八月 20th, 2013

海德格尔

创造之人的思想,或者,更清楚地说,人在创造性当中实现了其至高的完满并且作为天赋的思想,就像与之并存的作为历史之人的最高的此在形式(Daseinsform)的“文化”的思想,奠基于对人之本质的现代规定,即人是将自身设立于自身之上的主体,由此,所有的“客体”首先在它们的客观性(Objektivität)当中被规定为其本身。

通过把本质设立于自身之上,人上升为对其自我的意志。随着人向作为自身意欲的意志的如是升起(Aufstand),一切事物同时第一次变成了一个对象(Gegenstand)。如此升起的人和作为对象的世界共属一体。在作为对象的世界内部,人在升起中站立。升起之人只把世界承认为对象。物化(Vergegenständlichung)如今是面向世界的根本姿态。物化的最内在的、至今仍被遮蔽的本质,而非它的结果甚或表达的模式,就是技术。

现代人向着物化的升起就是现代人之历史的形而上学起源,在这个过程中,人将其本质更为单一地束缚于一个绝对的事实,即人是创造的人。

由此,即由于现代人将自身意志为“创造的人”,两个彼此呼应并因此共属一体的发展在这里得到了决断:主动创造者的意义上的创造之人,和劳作者意义上的创造之人。完成了人的本质向主体性转变的同一个时代,文艺复兴的时代,随后将这种人的本质作为人的图像带回到了罗马和希腊时期。自此,一个人便把希腊的诗人和思者,艺术家和政治家视为“创造性”的人,这个观念仍在流传,而其他的观念几乎没有和它一样非希腊的,除了十九世纪的一个相应的观点,即希腊人是一个“创造文化”的民族。如果希腊人把他们的时间花在创造一种“文化”上,那么,他们就绝不会是他们所是的人了。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