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的无世界性

八月 20th, 2013

海德格尔

尼采的思想,即诸神和一切事物都是创造之人的“产物”,就这样传达了西方人的本质之历史的一个命运。尼采的思想绝不是某个在思之王国中迷路的流浪汉表达的关于无限的自我利益的夸大观念。相反,尼采的论断,即两千年的西方历史还不能“创造”一位新神,为我们指明了他的思考历史性地所处的根本经验和根本调音。我们只是不得不用第二个格言来补充第一个格言,以期通过这两个格言的结合,我们可以预想其中的根本经验和根本调音

第二个格言,源自1886年,是这样说的:

围绕着英雄,一切成为悲剧;围绕着半神,一切成为羊人戏;而围绕着上帝,一切成为——什么?或许成为“世界”?(Jenseits von Gut und Böse, vol. VII, no. 150, p. 106. 参见尼采,《善恶之彼岸——未来的一个哲学序曲》,程志民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年,第82页。)

无需进入格言的特殊内容,我们可以轻易地认出其中众所周知的根本观念:就像形而上学的语言所表达的,主体的主体性决定了客体的客体性。英雄,半神和上帝都被思为主体。在他们周围站立或出现的一切东西都以他们各自在其行动和苦难中出现的方式来规定自己。在这里,我们关注的是格言的最后一句。它被表述为一个问题是有原因的:“围绕着上帝,一切成为——什么?或许成为“世界”?”

我们关注这个问题,因为它关涉尼采的时代。这个问题的问题价值(Fragwürdige)不仅关乎一个世界的开端以及开端如何发生,它甚至在这之前关乎这种生成世界的根基(Grund)。如果上帝不再被创造,那么,只能在上帝周围存在的东西——世界——如何被创造出来?

只要人处于无神的状态,他们必定也是无世界的。因此,尼采根本地经验到的,就是现代人的不断增长、被越来越多地说出并且毫不松懈的无神状态和无世界性,由此,在他所经验的东西的视域内部,他思考了——对一个现代的思者而言,以如此的方式被历史性地抛入存在者当中的——有待思及的东西。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