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曲

八月 20th, 2013

让-吕克·南希

让我们沉睡,不知彼此。胸乳贴着胸乳,
呼吸交融,手握着手,无梦。

——伊夫·博纳富瓦,《弯板》之《一块石头》

静静地,我们不得不催自己入睡(s’être endormi)。但这个反身动词引发了一个错觉。没有人把自己催入睡眠:睡眠来自别处。它坠入我们,它让我们坠向它。所以,我们不得不被睡眠本身——被精疲力竭的沉睡或快乐的安憩,被厌倦的昏睡——或者被某条通往睡梦王国的道路,催入睡眠。

引向睡眠的东西具有韵律的形态,规整和重复的形态。它只是一个模仿的问题,因为睡眠本身就是韵律、规整和重复。睡眠不包括一个像漫步、进食或思考一样的过程。属于睡眠的唯一的过程是重复和循环的过程。它们自身得到了休憩,它们在那里找到了一个更加缓慢的节奏,一种时时刻刻几乎没有差别的更深的波幅。当它步入沉睡,身体就被摇晃进了心和肺的节奏。

文化已发展出了众多催眠的方式,从摇晃一个趴在前往洗衣房的母亲背上的孩童,到各种样式的摇篮和婴儿床——用脚或手操作的,悬在绳子上的,安在弹簧上的,漂在水面上的——摇晃一个人怀中的孩童,或让他坐在一头驴子或骆驼的背上,在一辆汽车里,或在那些让年轻的父亲们看起来就像一只只技术袋鼠的载具里,不要忘了音乐盒,或婴儿床上漂浮的那些迟缓的移动物件。

但不论什么年纪,一个人没有某种催眠曲就无法步入睡眠。没有人可以步入睡眠而不被一种他甚至没有觉察到的韵律所唯一地引领,因为正是缺席的韵律渗入了在场,有时是在一个运动里——在一种突然就把一个人自己身旁漂浮的当下遣送出去的推力下——在几次连续的波动中,如同一道浪潮拍打着沙地,每一次都渗透它一点,沉淀下一片片昏昏欲睡的泡沫。摇晃的运动催我们入睡,因为睡眠自身本质上就是一种摇晃,而不是一个稳定的、静止的状态。催眠曲:它念着咒语,它施展魔法,在把清醒本身催入睡眠前,它把怀疑催入了睡眠,它温柔地引向无何有之乡——轻轻地摇荡,甜蜜的马车,过来把我载回家

正如黑夜代表了宇宙韵律的时间,睡眠代表了生命韵律的时间,睡眠也在自身当中谱写韵律,其深刻的本质便在其中得到映照。摇晃是上下左右的问题,是巨大的对称、不对称和交替的问题,它支配着结晶,潮汐,季节,行星及其卫星的循环,氧气和二氧化碳的交换,断裂和释放,吸收和排泄,神经系统,金属之间、动物群和植物群之间、异性之间、恒星体、黑洞、夸克和尘埃的无限小的喷流之间的吸引和排斥……最终,更确切地说,首先,它是有和无之间,世界和虚空之间,也就是,世界和它自身之间的最初的节拍。

它是一个之间的空间,没有这样的之间,任何现实都不可能发生,并且相应地,没有这样的之间,任何不与其他现实相连接的现实都是不真实的,现实和现实被相互区分的间隔分开,而这样的间隔又根据其共同的无源(inorigine)之脉动,把它们彼此联系起来——因为事实上,没有什么能够制造或标记本源,除了事物、存在者、实体或主体、位置、地点、时间当中的虚无(nihil)的空隔和平衡。只有世界的摆荡制造了摇篮,更确切地说,制造了一切事物都从中醒悟的摇篮——醒悟到沉睡,也醒悟到清醒,醒悟到自身,也醒悟到普遍的悸动和摇摆。

摇篮,爱抚,钟摆运动,双手、嘴唇、舌头、湿润的性器的来来回回,隆胀的起伏,在返回长轴之前,痉挛的挺立和搐动,深浪。

世界面前的摇摆,存在在虚无之上的摇摆,虚无在虚无之上的摇摆,虚无和存在之间的均衡,无的存在和有的存在,成为无,只成为有,成为它们自身之间平衡的某物,独一地等同,不同于无,不同于近乎的无,不同于无限小的古老的差异,那差异是无,是真正的无,但没有它,无会被揭示为与一切都不同。

上,下,左,右,难以察觉,没有任何的上,或下,或左,或右,只有天平的修长的秤杆,它称世界之思的重量,它称世界之正义的重量,称其坚定沉着的重量,称所有那些事物的重量:它们被不可明辨地抛向了相同的普遍之无作(désoeuvrement),如此的无作毫不费力地制造一个世界,它一无所做,却引发了事物的“来到世界当中”,它让一个世界到来,它照亮世界,它让世界变暗,它用陆地和海洋覆盖世界,它发现世界的岩石和泥浆,它让海水上涨并下落,它让山峰耸立并崩塌,巅峰,深渊,松散的卫星,光环,环礁,北极光,黎明和黄昏,小小的圆盘,小小的光洼,被夜色吞没的小小的圣饼,低沉,更低,从身后远远地赶来,回到另一边,再次捧起一个被悬搁的黎明,在新的地平线之轮廓中苍白,朦胧而精确,无处和某处,从未和此刻之间的一条新的界线,抹去了痕迹的背景中草绘的素描,经过修复的模糊草图,修饰了,接近了,同一个句子的永恒轮回,副歌,“明天清晨,只要上帝愿意,你会再次醒来”(Morgen frühwenn Gott willWirst du wieder geweckt)。

明天清晨,只要上帝愿意,你会再次醒来:睡吧我的孩子,睡吧我的灵魂,睡吧我的世界,睡吧我的宝贝,睡吧我的小家伙,孩子会很快睡着,他已经睡着,看,他随世界的第一夜入睡,神圣的孩子抛掷宇宙的骰子,抛掷所有世纪的骰子,他入睡,伴随着随不知疲倦地再次摇晃的每一夜,第一夜的重复,最初的黑夜摇篮曲的重复,第一天在摇篮曲中随第一次睡眠入睡。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入睡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