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论思与诗化的关系

八月 28th, 2013

海德格尔

不是维持一种“关于”思和诗化的一般讨论,我们尝试着同诗化的思者,尼采,和心有所思的诗人,荷尔德林,一起来运思。然而,甚至在用名字做出如此的澄清之后,我们沉思(Besinnung)的道路依旧暴露在进一步的错误阐释之下。如果我们想要首先清除这一切错误的阐释,那么,我们就还没有上路。把错误的阐释推到一边,怀着一切晦涩的东西都会沿途变得自动清晰起来的希望,踏上征程,自然也并不可取。同时出现的问题和顾虑可以通过两个标记被带到一起。一组问题关乎尼采,诗人;另一组问题关乎尼采同荷尔德林的关系。

我们并不出于这样的原因就把尼采当作诗化的思者,即我们可以在他的文章和笔记里找到“诗歌”,而《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又用其语言和形式给人留下了一种诗歌风格的确定印象。只有当我们知道,诗化在何种程度,在何种意义上属于尼采之思的时候,我们才能理解他为何被如此命名。首先仍有必要追思尼采之思。事实上,只有当我们从尼采的思当中来进行把握的时候,尼采自己关于思和诗化的论述才说出了一些东西,例如,1885年的这则笔记:

除去歌德,德国只产生了一位诗人:他就是海因里希·海涅——而他是一个在那顶端的犹太人……(vol. XIV, no. 334, p. 173)

这则笔记把一道不寻常的光投向了诗人歌德。歌德——海涅,德意志诗人。只是为了命名荷尔德林,他在哪里,既然我们把他和尼采放到一起?尼采甚至不知道荷尔德林的诗歌吗?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