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注释

八月 29th, 2013

海德格尔

思与诗化——每一次,一种深思(Sinnen),每一次,一种言说:沉思之词。

思者和诗人,心有所思地言说者和以言语沉思者。

狄奥尼索斯是对存在者之存在的无条件之“是”;在存在者之整体当中,一切事物都拯救并肯定自身;任何事物都不再被禁止——除了软弱;行动的强力冲动。这个“是”——酒神信徒。狄奥尼索斯——作为对求意志之意志说出的“是”之信仰的名字。

求意志的意志。至高者被如是称呼——反对至深忧郁(Schwermut)的存在者。超人的过人胆识(Über-mut),参见vol. XII, pp. 397, 401.

查拉图斯特拉的有待诗化的形象在形而上学上是依赖于这个仍被遮蔽之事实的唯一可能:存在需要人的本质。

这在完结中以最极端的无限性涌现。以如此的方式居有,本有事件作为夺本而持存。

在权力意志背后站着对虚无的恐惧,虚无在一切意志面前作为它无法真正知道而只能意志的东西而站立。

相同者的永恒轮回和相同者。相同者和“逻辑”,参见《快乐的科学》(Die fröhliche Wissenschaft),no. 111.(逻辑的起源——逻辑是怎样在头脑中产生的呢?肯定是从非逻辑中产生的……把相似当作相同对待这一绝对优势的倾向是非逻辑倾向。参见尼采,《快乐的科学》,黄明嘉译,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196-97页。) 关于永恒轮回的学说,参见vol. XIV, pp. 264, 267.

相同者的永恒轮回

相同者的永恒轮回和对纯粹“总是重复”者之同质性的未确定之空洞的观入。因此超越了前进,也超越了有限的终结。一件适用的事情:意志意欲并且能够意欲自身的意志。

“重复”——回归——在何处并且如何是必然的?恰恰从不,在任何的时候。相同者——“等同者”(Das Gleiche)——和“同一者”(Selbe)。

权力意志自身不得不意欲对存在的不可回避之本质的回避,而这意味着,在相同者之永恒轮回的意志中,权力意志首先在最高的绝对条件(也就是完全由权力意志自身所限定的条件)下意欲自身。在永恒轮回中,权力意志的绝对的自我意志。相同者的永恒轮回作为求意志的意志。

关于相同者之永恒轮回的思想:“先知。”

1、预言——预见——预兆——预感——前意志——“一个先知”(vol. XVI, p. 413)。最伟大的、最漫长的意志。求意志之意志的实际工作意欲那将权力意志限定为绝对的东西——自我限定。“在前”的意志属于作为命令的意志:预感和违背。

2、谈论存在者之——作为存在的权力意志之所是。存在之阐释。但价值是作为求意志之意志的存在。意志——主体性;actualitas(现实性)——ἐνέργεια;在场——οὐσιά:作为意志的持续在场只是作为求意志的意志。

存在之虚无(在形而上学的意义上——οὐσιά——φύσις[涌现])。权力意志自身的无目的性——它“只”意欲自身。存在之虚无作为存在。虚无仍然并且必须把这里被遮蔽的“回归”意志为存在——意志如此巨大。“虚无”存在者的纯粹否定者——空洞——在明亮的“不”中被否定的东西。虚无——作为无目的性的否定者,这作为唯一的目的,被肯定的虚无。

激进的虚无主义者,参见《权力意志》,no. 25,1887年:“自在的无目的性”,被追寻的目的,即,把权力意志本质地思为存在。(“论虚无主义的起源……我以前一直是个虚无主义者,前不久我才承认这一点,我作为虚无主义者借以前行的能量是激进主义,但能量在这一基本事实上欺骗了我。假如人们迎着一个目的走去,那么似乎就不能说‘自在的无目的性’就是我们的基本信条。” 选自尼采,《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张念东、凌素心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1年,第246页。)

最极端者——为了意志而意欲虚无。最极端的虚无主义和最激进的虚无主义是相同的,不是一种反转,而??——毋宁是理性的动物(animal rationale)在作为求意志之意志的意志之本质的最高峰上的最高升起。这样的升起是先前之人的“自我超越”,不是在之前的道德超越的方向上,而是远远地超出自身,超出了之前的进入其被最极端地思考之形式的 “尚未”。

对相同者之永恒轮回,对绝对真理说出的“是”,在持续在场的意义上仍未奠基于其真理的存在之持续性(参见《权力意志》,vol. XV, no. 1061);这在求意志之意志的最极端的形象里(参见《权力意志》,同上,no. 1041:“我达到‘肯定’的新略”,参见《权力意志》,商务印书馆,1991年,第801页)。

相同者的永恒轮回不并不为存在者而被一种“描述”或一种“解释”所规定并算计;它毋宁只作为存在者的整个真理:ύπόθεσις(假设),柏拉图说。但那是什么?

权力意志是在书中被“诗化”的东西;这是οὐσιά,actualitas,客观性。

虚无主义的最极端形式!——这里的虚无在何种程度上被人意欲?经验绝对的虚无(什么的虚无?——什么存在者的虚无?)已经意志了并且仍在如此意志的东西始终是自我意志本身。

“循环”——轮回——没有历史;空环的“反复”。反对形而上学时间的单一性——又是“时间”,但本质上不被经验为真理权力意志作为求意志的意志——这里就有轮回,circulus

害怕权力意志之后?“之后”;虚无从不站着直面权力意志;害怕这作为一个必须,意志肯定了它并称之为它的自由。

权力意志——相同者的永恒轮回

尼采之思的支撑性和决定性的元素是他自己所谓的“思想的思想”。这是相同者之永恒轮回的思想。而“权力意志”?这不是存在者的根本特点吗?权力意志的思想不是思想的思想吗?

随着相同者的永恒轮回,尼采所经验的升起者的无家可归在权力意志中被思为“家”。——最极端的无家可归就是这个家的实现;它符合存在者对存在的最终离弃,符合人之本质对存在的遗忘,虽然这样的符合对形而上学之思而言本质上是一无所知并且不可认识的。

轮回作为曾经发生过的,非历史的相似之物的不可挽回、不可更变的千篇一律;通过纯粹重复的持续,即作为权力意志的持续(一般地作为对生成之先决条件的持续),因而,意志能够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成为意志,使得能够让它作为一个意志而存在的东西,即赋予它持续性的东西,就是它本身,因而,它只能在最为决定性的、绝对的主宰意志中被思考——并聆听为存在。

思想的思想,关于相同者之永恒轮回的思想,是绝对主宰的思想,不仅是对存在者,更是对存在的主宰。

权力意志如何在让它成其自身的东西之思中回归。权力意志在此如何最大限度地意志自身,并且如何成其自身。因此不要把权力意志和相同者之永恒轮回永远地联系起来。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