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的形而上学》注释

八月 29th, 2013

海德格尔

如此的思无法通过被转化为一种作为哲学的实践而变得真实起来;思,作为存在之思,即,出自存在的思,是从存在者自身内部的相同之存在中,提前出现的东西。

关于形而上学之本质的规定,参见关于形而上学概念之历史的注释(1932年)。形而上学的本质出自存在之真理。

四个规定:essentia(本质),existentia(实存),历史,人之本质——统一于第五个规定:存在者之真理本身。形而上学只在其阐释中知道一些有关自身之构成部分的东西,但不知道来自存有(Seyn)的本质性统一。

尼采关于“正义”和“基督教”形而上学的思想,参见迈斯特·艾克哈特的《正义与正确》;——iustitiacertitudo

“正义”——其被遮蔽的本质:存在者之真理本身的整体,只要存在是作为绝对主体性的权力意志。

现代性,开端:主体性和确定性(certitudo);笛卡尔;ego cogito(我思),res cogitans(思维之物),mens(心灵);iustificatio(称义),iustitia(正义)——路德。iustitia(正义)和ordo mentium(心灵秩序)——莱布尼茨。

Quid iuris(有何权利)——康德的先验还原作为主体性之自我确定性的追问方式。

Certitudo——确信——价值;价值评估——更加根本的;“正义”比确定性更加根本。

rectitudo(公正)的关联,正如在certitudo中一样,由perceptio(感知)和repraesentatio(表象)改变并保存。为何尼采自己无法思考确定性之真理的本质,或正义的本质。有关价值的思想阻碍了一切。存在之遗忘的最终证据。

一个问题引入了如下的思虑。这意味着:我们试着带来,而不传达,一个答案。但提问……:指向了答案能够抵达的地方。但问题重要吗?它是否从自身当中出现?指出这个方向,其中,尼采之思在完成了形而上学的终结。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