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八月 29th, 2013

海德格尔

阐释:如此本质地回应一个话题,以至于尼采的言词依旧未被触及并从这个话题中纯然地回响。但这个话题是人的“本质”,只要它被交给了世界的问题。

这样的本质依旧是被遮蔽的;被遮蔽是因为它被拒绝;它在追求不稳定之持续性的自我生产之意志的完成了的主体性当中以疏忽的方式被拒绝了。在秩序的无限展演的表象和其自身之境况的纯粹创造中,对人之本质的终极漠视。但秩序是可控性。

完全心有所思的阐释在其形式缺席之处得到了实现。

对查拉图斯特拉是谁的问题之回答无法被给予一个句子,或者几个句子;它只能在一场同查拉图斯特拉的相遇中被给出。查拉图斯特拉之所是决定了这场相遇之所在。我们在这场相遇中经验到查拉图斯特拉是谁。

圆环封闭了。一个提前在此的圆环。我们必须绕着穿过它。但我们如何抵达圆环内部?我们已经在里面了。但我们未从中收集任何的知识。不仅是这里的我们,还有今天的人,都不知道圆环;不仅现代人,就连他们的时代,还有这个时代之前的时代,都不知道圆环。但它们也已经在里面了。

尼采以他自己的方式,以另一种风格,知道圆环。每一个创造之人最多在其作品所揭示的视域内寻找其中升起的作品。创造之人从不经验作品中首先发生的东西。在如此的限度内就有创造者的伟大。

其中最伟大的是那些人,在他们的作品中,限度只是变得不可避免,即以这样一种的方式被最大程度地决定了,以至于创造者纯然地留在其限度内,知道但不命名它。

谁是查拉图斯特拉?他是相同者之永恒轮回的教导者。作为这样的教导者,他教授超人(Ümbermensch);他还不是这个他自己。他的演说从这个教义开始,但不是从超人的教义发展到永恒轮回的教义,而是因为,这是首先被教导的东西,并且从那里最后的东西被说了出来;他对他所知道的东西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两个教义的凝聚在何处得以奠基?尼采在什么方面寻找并思考这样的凝聚?

超人是地球的意义。地球作为超人所保卫的东西。超人:地球被托付给他。

地球是什么?——地球和对地球的征服;破坏——对地球的犯罪。

这是什么:教导超人?说它是谁并且它如何是:让学习——被引入其本质。

学习:经验危险。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