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拉图斯特拉》序言

八月 29th, 2013

海德格尔

开端:太阳——洞穴(山的高处);对柏拉图而言完全不同的但又相同。更接近轮回;然而,被象征性地思考,同样遥远和同样临近。但:人的主体性及其在(存有)当中作为客体性的角色。

思在何种程度上是直面?它接管了非思。惟当它被有待思考的东西所信任的时候,它才能够如此。直面:思将自身与思分开。唯有如此,一者才能遭遇另一者。唯有如此,才能存在对立的回应。通过这种方式,思从“反对”之“反”中释放自身(befreyt sich)——对相同者的归属。

分离越是遥远,临近就越是持久。

临近越是绵延着,距离就越是决定性的。

临近之物越是遥远,已然存在的东西就越是本质性的(wesend)。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哲学导论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