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之轮回

八月 30th, 2012

克罗索斯基

对整体畸形的渴望是萨德身上实现快感的所有可以想象的形式,成为一个能够穷尽全部可能的主体的狂暴渴望(但这种全部的可能无法实现,实际存在的可能是不可能穷尽的,是不可穷尽的)。我们怎能不把它和迦坡加德的异端教义相比较?那个诺斯替教派渴望通过一种穷尽一切罪行的实践获得原初的纯洁,并把一道启示之光投到了我们正在研究的心灵之构造上。

你同告你的对头还在路上,就赶紧与他和息,恐怕他把你送给审判官,审判官交付衙役,你就下在监里了。我实在告诉你,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马太福音》5:25-26)

迦坡加德派赋予这段话一个深刻的解释;他们从中看到了自身教义的证明,即对这个黑暗世界的创造者不加抵抗的教义,相反,耶稣把人从这个黑暗的世界中解救出来,让人回归天父的光明。根据他们的说法,对罪的疏忽导致了灵魂的重生,这是世界的创造者要求的,直到灵魂完成了其全部的罪。他们认为,罪行是一种向生命支付的贡品,一种生命的创造者命令的贡品。那么,一旦诱惑呈现了自我,灵魂就必然要把自己交付于罪,以免它被送给审判官(邪恶的上帝,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下到监里(一个新的肉体里),除非它一文不少地偿还了所有的债。对迦坡加德派而言,福音书教导人们的是,一个人如何不得不把属于光明的归于光明,把属于黑暗的归于黑暗。一切诺斯替教派所共有的灵魂重生的神话,假定了整体灵魂的一种量化观念;连续的重生穷尽了灵魂的罪。

其中的原因在于,迦坡加德派并不希望在耶稣身上认出化身为人的上帝,因为他的道成肉身开始承担所有的罪并废除了迦坡加德派意义上灵魂重生的必要性,或萨德意义上僭越行动的每一次重复的必要性。只要一个人拒绝上帝在人身上彻底肉身化的表象,一种为了穷尽有待实施的罪而重生的观念,或根据尼采的说法,相同者的永恒轮回的必要性,就让灵魂在回归一种最初的有意识的同一之前,经历了一系列各式各样的存在和身份,将自身向思想呈现为存在的如此众多的经济。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萨德,我的邻居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