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延展

九月 22nd, 2013

让-吕克·南希

弗洛伊德最让人痴迷,或许(我这么说没有任何的夸大)最具决定性的论断,出现在这则死后遗留的笔记里:Psyche ist ausgedehnt: weiss nichts davon。“心灵延展而一无所知。”“心灵”,换言之,就是身体,而这恰恰是逃避它的东西,而它的逃避(我们会假定),或它的逃避过程,在一个“对自身不(能够/想要)知”的维度上,把它建构为了“心灵”。

所以,我们试着通过思想来触摸的身体,或诸躯:“心灵的”身体,向着世界在场(la présence-au-monde)的“延展的存在”(être-étendu)和“自身之外”(hors-de-soi)。出生:空隔,对守时的逃避,通过网络向着多重异位(不只是乳房)的延展,外部/内部,进去/出来(fort/da),本我(id)的地理,没有地图,没有地势、区域(快感发生于位置)。弗洛伊德迷恋局部(le topique)并非偶然:“无意识”是心灵的“延展的存在”,而人们根据拉康的说法,称之为主体的东西是本土色彩或肉色的独特性。

那么,更让人惊讶的是:某种精神分析的话语似乎在否认其对象的同时,坚持让身体“意指”,而不是把意指作为某种总是屏蔽身体之空隔的东西,驱逐出去。这样的分析把位置之外(hors-lieu)的身体“异位化”(或“乌托邦化”)了:它让身体挥发,把身体指引到意义的虚体(l’incorporel du sens)当中。因此,歇斯底里似乎被创建为典范:一个浸透了意指的身体。因此不再有身体……我宁愿把歇斯底里当作意义的虚体上,身体的全然的生成寄生虫,以至于它让虚体沉寂,并因此在它的位置上展示了意谓(a-signifiance)的一个片段,一个区域。(因为最终,我们不得不知道,歇斯底里者主要是参与了转译和阐释,还是参与了某种相反的、更加深刻的事情,意即,对意义之传送的一种坚决阻塞。肉身化的话语,或一个阻塞的身体:谁不明白,没有一个阻塞的身体,就没有歇斯底里?)

歇斯底里的身体——在一条无法抵达的界限上——典型地肯定了自身当中的一种纯粹的凝聚,其延展的一种纯粹的“在自身当中存在”(être-à-soi),而这样的存在反过来否定了它的延展和空隔,并让它们患上精神紧张症。一个无法铺展或打开的身体。一个主体,一个绝对的实体,绝对地意指的。这条界限,以其内爆的形式,显露了身体的真理。(但或许,某种在痛苦或快乐中敞开而不退回的东西,某种为穿越界限,而非加固界限的通道[passages]让出空间的东西——这,或许,不就是一种欢乐的歇斯底里,和意义的身体本身吗?)

起初,没有意指、转译或阐释:有的是这条界限,这个边缘,这个轮廓,这个末端,这个草图,这个本土的主体色彩,可以被回撤,被凝缩,被拉入一个点或自我之中心的非存在,同时,通过通道或区隔来扩大或延展自身。只有这能够为“阐释”关闭或释放一个空间。

我无疑会被告知,凝聚或延展,正位或异位,已经是阐释。因此,所有的身体都陷入了一个意指的网络,没有什么“自由的身体”在意义之外漂浮。我回应说,意义本身将会漂浮,以便在它的界限上停止或开始:而这条界限就是身体,但不是作为意义的纯粹外观,或作为某种未知的、完好无损的、不可触摸的物质,被塞进了最稠密的直接性当中封闭着的某种不大可能的超越性(这,诚然,就是为一切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感觉”所做的极端讽刺画)——最终,不是作为“身体”,而是作为意义的身体

意义的身体绝不是“意义”之理想性的肉身化:相反,它是这种理想性的终结——因此也是意义的终结,因为它不再回归自身或指涉自身(回归或指涉一种为它制作“意义”的理想性)——它将自身悬置于一条界限,这条界限制作自身最本有的“意义”并外露自身。意义的身体外露(expose)了意义的这种“根本”悬置(它外露了生存),即我们会称之为一种破裂(effraction)的东西——在“意义”“意指”“阐释”的秩序当中的意义。

身体外露了意义的破裂,这样的破裂是由生存绝对而简单地构成的

所以,我们不说身体先于或后于,外于或内于意指的秩序——它仅仅处于边界。最终,我们不说“意义的身体”,仿佛“意义”在这条界限上仍可以是任何东西的支撑或主体:我们将绝对地称之为身体作为被本有地外露了的意义本身的绝对者

身体既不是一个“能指”也不是一个“所指”。它外露/被外露:ausgedehnt(延展),破裂的延展,这就是生存。此处的延展,通过这个破裂的位址,可以从世界之中到来(venir du monde)。移动的延展,空隔,地理和宇宙的位移,漂浮,缝合与断裂,在意义的原始大陆上,在我们脚下,在我们历史中移动的古老的地壳构造板块中。身体是意义的建筑学

(这就是两种“这是……”[hoc est enim]如何相互交织的:一种将“这”[hoc]挪用为一个“意义的身体”,它影响了一种化体[transsubstantiation]并将意义等同于已经实现的世界整体;另一种则被外露给那个“这”[hoc]的原始板块构造的埋葬和位移。)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