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者

九月 29th, 2013

让-吕克·南希

自我也形成了身体的一个绝对障碍,身体之到来的一个绝对障碍。阐发或延展(自身)的身体的自我点(point dego),同样一致而无矛盾地,甚至在对立的时候,形成了一个极度浓缩的点,在那里,延展或阐发(自身)的自我也模糊了其所是的延展或身体。被阐发的自我立刻从阐发的自我中脱离,恰恰因为它是相同者,因此是自我:它是回撤了的同一性(identité),被确定(identifié)为回撤,等同(identique)于回撤。它在自身的对立点上回撤:不论身体在何处将自身宣告为“自我”,自我都进入了对立,同一个直面其自我自我相对立,而身体成为了这种对立的物质障碍(和其宣告的位址)。主体(sub-jet)的反对(ob-jetée)之物质。所以,不存在一个“本有的身体”,只有一种重新的建构。要么是一种对“本有”者而言太早的“自身之延展”,要么已经陷入这样的对立,已经太晚。身体从不本然地是我

它总是一个“对象”(objet),一个反对(ob-jecté:提出异议)的身体,即反对这样的宣称,关于身体-主体(corps-sujet)的存在,或身体当中的主体(sujet-en-corps)。在这里,笛卡尔,通过如下的方式,再一次是对的:我用我的身体来反对我自己,作为某种异己的东西,某种陌异的东西,来自这种在阐发的我之阐述(“自我”)外在性。或者,再一次,黑格尔:“精神是骨头”,他的说法指涉人类头颅的构造,意即骨头逃避精神,抵抗精神,用一种顽固的反对来和它对立。(Hoc est enim corpus meum[这是我的身体]:一种不可能的居有,普遍居有的不可能性。)“我”身上没有什么部分被延展了:一旦被延展,它也被交付给了别人。或者,再一次,我是通过被回撤、被扣减、被移除、被反对而所是的延展。

一个身体总是从外部反对“我”或某个别的人。身体首先并且总是他者——正如他者首先并且总是身体。我绝不会知道我的身体,不会知道我自己作为一个身体就在那里,在那里,“自我的身体”是一种无条件的确定性。相比之下,我总是知道作为身体的他者。他者是一个身体因为只有一个身体才是他者。它有这样的鼻子,那样的肤色,这样的肌理,那样的尺寸,这样的褶子,密度。它称量这个重物。它闻起来如此。为什么这个身体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因为它是他者(autre)——而他异性(laltérité)就体现为如是存在(l’être-tel),体现为这个外露到了极致的身体的如此这般的存在。一个身体(corps)之特征的无穷无尽的名录(corpus)。

异议(ob-jection)触摸。这个身体,这个特征,这个身体的这个区域触摸了我(触摸了“我的”身体)。这取悦我或不取悦我,反对我或不反对我,吸引我或不吸引我,打动我或不打动我,让我亢奋或让我厌恶。但这将总已经从一个比别的属于他者的任何东西更远的地方到来了。这将已经他者的到来中到来了。他者将已首先从最远的地方,从最失位的位置上到来了,由诸特征构成的身体,终等同于“他”——但又自在地保持着不可等同:因为这些特征彼此外在,这个手臂,那个下巴,这些毛发,那些臀部,这个声音,那个…………………………………………同时聚到一起混乱无序。

诸如此类,直到这最终显明:他者甚至不是正确的词,只是身体。我在其中诞生、死亡、生存的世界不是“他者的”世界,因为它是“我的”世界正如它是任何人的世界。它是诸身体的世界。外部的世界。诸外部的世界。里外翻转,上下颠倒的世界。矛盾的世界。反对的世界。一场无边无尽的反对:每一个身体,从身体上取下的每一块,都是无边的,意即不可度量的,一种献给延伸、触摸、称量和凝视的无限性,被留下来安置,散播,浸泡,被留下来称重,支撑,抵抗,维持,如同一种重量和一种凝视,如同一种重量的凝视。

为何有这样的东西,凝视,而不是与倾听混合的凝视?讨论这样一种混合有意义吗?在什么意义上?为何是这种看不见红外线的凝视?这种听不见超声波的倾听?为何所有的感觉都应有一个门槛,为何各种感觉彼此隔绝?进而:诸感觉不是分散的世界吗?或者,每一个可能之世界的失位?感觉的断离是什么?为何有五根手指?为何有小黑痣?为何嘴唇的角上有这样的褶子?为何那里有皱纹?那样的表象,这样的步态,那样的限制,这样的过度?为何是这个身体,这个世界,绝对且唯独地是这一个?

这是(Hoc est enim):这个此处的世界(monde-ci),伸展于此,连同它的叶绿素,它的太阳系,它的变质岩,它的质子,它的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DNA双螺旋),它的阿伏伽德罗常数,它的大陆漂移,它的恐龙,它的臭氧层,它的斑马条纹,它的人性野兽,克娄巴特拉(埃及艳后)的鼻子,一朵雏菊的花瓣数目,一道彩虹的重影,鲁宾斯的风格,巨蟒的皮肤,这张拍摄于1月16日的照片上安德烈的面孔,这片草叶和吃它的母牛,在此时此地读这个词的人眼中,一块虹膜的细微差别?为何不也是没有名字的感觉,我们未感觉到的感觉,或不作为感觉的感觉,就像关于延绵,或关于时间流逝的感觉?或关于感觉之空隔的感觉?或关于纯粹外展(ex-tension)的感觉?关于出存(ex-istence)的感觉?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