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非

九月 29th, 2013

贝克特

阴影中来回地从内影到外影

以皆非之道从不可渗透的自我到不可渗透的非我

介于两个避难所之间,它们的门曾被轻轻关上,又被再次轻轻推开

被反复地召唤又被驱走

不留意道路,专心于一道或另一道微光

听不见的脚步声只有声响

直到最后,永远地停下,永远地从自我和他者中缺席

然后没有了声音

然后光温柔地永不衰退,在那同样不被留意的

不可言说的家

1962年,献给作曲家默顿·菲尔德曼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碎片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