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新启示

九月 30th, 2013

阿尔托

水中的火,
土中的气,
气中的水,
海中的土。

它们还不够地疯狂,它们还没有完全地在彼此的喉咙上,它们要更狂暴,更愤怒,更临近,更亲密。

在这里,母亲吃掉了孩子,
权力吃掉了权力:
缺乏战争,没有稳定。

一种凡俗的
愚蠢来到了
世上
对人
这个黑夜
已被重新
置入绝对

致曼纽尔•卡诺•德•卡斯特罗夫人

我说我已经看见并相信的;谁要是说我还没有看见我已经看见的,我现在就把他的脑袋扯下来。

因为我是一个不可宽恕的残暴者,并且我应是这样,直到时间不再是时间。

天空或大地,如果它们存在的话,都无法做任何事情来反对它们强加于我的这种野蛮,或许我会侍奉它们……谁知道呢?

无论如何,我会从它们那里被撕离出去。

我确实地觉察到存在的东西。存在之物不应由我制作,如果必要。

很长一段时间,我感到了空无,但我拒绝把自己投入空无。

我已和我所见的一切一样地懦弱。

当我相信我拒绝世界的时候,我知道我如今拒绝了空无。

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存在,我知道它如何以及为何不存在。

我至今的苦难就在于拒绝空无。

空无已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曾有一种用空无来启发我的渴望,而我拒绝让自己被启发。

若我变成了一个火葬的柴堆,那是要治愈我在这个世上的存在。

世界从我身上夺走了我拥有的一切。

我奋争,尝试着生存,尝试着赞成在世存在的谵妄幻觉藉以覆盖现实的形式(一切的形式)。

我不再渴望成为一个幻觉的信徒。

对世界无动于衷;对那样的东西无动于衷,对别的每一个人,它就是世界,它终于落下了,落下了,在个我曾拒绝的空无中升起,我有一具服从世界并呕出现实的身体。

我受够了这月球的运动,它让我命名我所拒绝的东西并拒绝我所命名的东西。

我必须终结它。我最终必须明确地同这个世界决裂,世界是我身上的一个存在,而这个存在我再也不能够命名,因为他一旦回来,我就坠入空无,这个存在总已经拒绝。

完了。我终究真地坠入了空无,空无制造了世界,它已实现让我绝望的目的。

因为这种关于再也不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知识只随这样的观察而到来,即世界真地离开了你。

死了,他人还未分离:他们仍围着他们的尸体徘徊。

而我知道死人如何以及为何,出于我的复像不断旋转的完全相同的三十三个世纪,而围着他们的尸体徘徊。

所以,不再存在,我看见了存在。

我把自己真地等同于这个存在,这个不再存在的存在。

这个存在向我揭示了一切。

我知道它,但说不出它,如果我现在开始说它,那是因为我已把现实留在了后面。

这是一个真实的疯子在对你说话,他从不知道在世上存在的幸福,直到他离开了,与世界绝对地分离了。

死了,他人还未分离。他们仍围着他们的尸体徘徊。

我没有死,但我已经分离。

所以,我应该谈论我已经看见的和存在的东西。

而为了说它,既然占星家不再知道如何读它,我应让自己以塔罗牌为基础。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