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长

十月 5th, 2013

巴塔耶

我的疯狂,我的恐惧
睁大了死人的眼睛
和热病的坚定凝视

看这些眼睛的
是宇宙的虚无
我的眼睛是
盲目的天空

在我不可渗透的黑夜中
不可能者喊了出来
一切崩碎了

*     *     * 

墨黑的碱液写成的历书
多毛诗人的不朽
诗歌,肥胖的墓地

别了,淫荡的洗衣妇
别了,打扮如裸女的甜蜜死人

别了,谎言,别了,睡眠

*     *     * 

蚁禁的无限之痒
整理尘埃的纸须
热病的载荷

狂雨之柱
污损的寿衣的噼啪
葬礼上人骨的不恭

一群人堆起了可能性的罐头
一个穿衬衫的宪兵在屋顶上
挥舞恶魔的镰刀

*     *     * 

我在风中失去了你
我在死人中数着你
一根致命的绳索
介于心与风之间

*     *     * 

我在这个世上无事可做
除了燃烧
我爱你直到死亡

你的不安
一阵狂风在你脑中呼啸
你大笑成疾
你逃离我
只因一道苦涩的空虚
撕开了你的心

撕开我吧,若你愿意
我被狂热烧焦的眼睛
在黑夜中找到了你

*     *     * 

我心寒冷,我颤栗
我从痛苦的深底呼唤你
以一阵非人的哭喊
仿佛我正在分娩

你扼杀我如同死亡
然我凄惨地知道
我只在死亡的阵痛中找到你
你美如死亡

所有的词语都让我窒息

*     *     * 

星刺穿了天空
尖叫如死亡
窒息

我不要生命
窒息甜蜜
升起的星
寒冷如死去的女人

*     *     * 

蒙住我的眼睛
我爱黑夜
我心黑暗

把我推入黑夜
一切虚假
我受难

世界微笑如死亡
群鸟盲飞
你暗如黑色的天空

*     *     * 

盛筵将始于
污泥和恐惧

星将坠落
当死临近

*     *     * 

你是夜的恐怖
我对你的爱仿佛
一阵死亡的呼喊
你弱如死亡

我对你的爱仿佛
精神的错乱
你知我头已死
你是恐惧的无限

你美如凶手
我的心无比地膨胀,我窒息
你的肚子黑夜一般裸露

*     *     * 

你把我直引向终点
死亡的阵痛开始了
我没有什么更多的要告诉你
我从死人中对你诉说
而死人沉默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