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威胁

十月 8th, 2013

巴塔耶

形势只有对那些从坟墓里后撤的人而言才是困难的。

——圣茹斯特

同各式各样的否定和逃避相反,提出些许明确的论断被证明是有用的。

1、  冲突是生命。人的价值取决于其僭越的力量。

2、  一个活生生的人将死亡视为生命的完满;他不把死亡当作一个厄运。因此,一个没有勇气把令人振奋的价值赋予其死亡的人“死了”。

3、  如果一个人渴望跟随人类的命运直到极限,那么,他不能只是一人,他必须聚集一股能够发展并获得影响的力量。鉴于当下的形势,这样的一个教会必须接受甚至欲望一种它藉以肯定其存在的冲突。一种无论如何和其自身之利益本质地相关的冲突,也就是和“人类可能性之完满”的条件本质地相关的冲突。

4、  战争无法被还原为意识形态的表达或其发展的手段,仿佛意识形态是兜售战争的意识形态;相反,意识形态被还原为冲突的手段。一场战争完全超越了对其动机的反驳所说的词语。

5、  法西斯主义让一切的价值都沦为了斗争和劳作的奴隶。我们所定义的教会必须和既非军事也非经济的价值相连;因为生存意味着反对一个封闭的奴役体系的战斗。它无论如何始终异于民族的利益和民主的豪言壮语。

6、  这个教会的价值必须和那些将悲剧置于(生存之)巅峰的传统价值处于相同的秩序当中。一个人不能脱离政治的结果,把人类世界向着地狱的沦落视为完全无意义的。无论如何,关于地狱,我们只能用一种既非沮丧也非虚张声势的判断力来谈论。

1936年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