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皮

十月 10th, 2013

让-吕克·南希

身体总准备着离开,它处于一个运动,一次坠落,一道裂隙和一种脱位的边缘。(甚至最简单的动身[départ]也只是如此:当某个身体再也不在那里,不在他曾经所在的这里;当他在他自己所的空隔中,为一道孤立的深渊让出空间。一个动身的身体带走了它的空隔,它自己作为空隔被带走了,它以某种方式将自己置于一边,撤回到自身——同时把它的空隔留在“身后”——正如人们说的——在它的位置上,而这个位置仍然是它自己的位置,既绝对地完好无损又被绝对地离弃。Hoc est enim absentia corporis et tamen corpus ipse:这是身体的缺席但也是身体本身。)

这个空隔,这个动身,是它的内亲性,是其分离的极致(或者,如果我们愿意的话,也是其区分,其独一性,其主体性的极致)。就身体分断着——将自身从这里移位到这里而言,它是动身的自身(soi)。身体的内亲性外露了纯粹的自我存在(aséité)作为其所的偏转和动身。自我存在,aséité——à soi,去-自身,向-自身,主体的凭自身(par soi:亲自)——仅仅作为这个a的偏转和动身而存在——(关于这个à part soi,独异的自身),它是其在场、其本真性、其意义的本有的位置和时刻。独异的自身(à part soi),作为动身(départ),就是被外露者。

“外露”(exposition)并不意味着内亲性(intimité)从其回撤中被抽出,被带到外部,公开展示。因为如果那样,身体就会成为转译、阐释或展演的意义上,“自身”的一种暴露。相反,“外露”意味着表达本身就是一种内亲和一种回撤。独异的自身不被转译或肉身化为外露,它是其在此所是者:自身自身当中这种眩晕的回撤,而自身需要自身一直敞开那种眩晕的无限性。身体是自身向自身的这种动身(départ de soi, à soi)。

所以,外露:但这不意味着把某个原本隐匿或关闭的东西置入眼帘。在这里,外露是存在(être)[所谓的“实存”(exister)]。更确切地说:外露是存在作为一个主体拥有就其本质而言的自我安置(autoposition)的所在;这里的自我安置就是外露本身,既是自身当中的和关于自身的外露,也是本质的和结构的外露。自我(auto)=外(ex)=身体(corps)。身体是存在的外露之存在(être-exposé de l’être)。

所以,“外露”远不是像一个表面之外展一样简单地发生。这样的外展外露了其他的类别——例如,作为对“五种感觉”之独一拆解的“各部分彼此外在” (partes extra partes)。只有在诸感觉的这种移置或分隔中,身体才是一个感受的身体,感觉的移置或分隔不是一种深刻的“自我感知”(auto-esthésie)的现象或剩余,而是,相反地,给出了属于那个简单的同义反复,属于“美学的身体”(corps esthétique)的全部属性。

一者在另一者的顶端,在另一者的内部,就在另一者上,这一切的美学就被如此地外露了出来,而它们的集合——离散的,多重的,群集的——就是身体。它的构成——菲勒斯和头——它的部分——细胞,薄膜,组织,赘疣——它的皮,它的汗,它的容貌,它的颜色,它全部的本土色彩(我们无法超越种族主义,除非我们再也不说一般的人类兄弟情谊是它的反面,而是把它同我们种族和特点的被肯定、被确证的错位联系起来,黑色的,黄色的,白色的,厚嘴唇的,朝天鼻的,卷发的,浓密的,蓬松的,油腻的,编辫子的,塌鼻子的,粗糙的,精致的,凸颚的,钩形鼻的,有皱纹的,有麝香味的……)。从身体到身体,从位置到位置——让身体处于身体之区和点(zones et points du corps)的位置——在任何地方:对允许一个身体被呈现出来的东西的任意拆解。无处不在的分解,不是受制于一个纯粹的、未被暴露的自身(死亡),而是繁殖着,直到最坏的腐烂,没错,甚至在那里——可以说无法忍受的——繁殖一种不太可能的物质自由,不给连续体留下任何的位置,不论是浅色的,强光的,色调的,还是线条的连续体,相反,它是对“身体”从中诞生的细胞的绝对原初之聚集/拆解的一种散布的和无尽更新的打破。

所有的身体都是这一突破的部分(partie),是身体在所有身体当中的这一动身的部分;所以,物质的自由——作为自由的物质——不是姿势的自由,更不是自愿行动的自由,也不是两片云母之暗影的自由,不是无数互不相似的贝壳的自由,不是个体化原则(principium individuationis)的无限延展的自由:因此,个体(individus)自身从不停止被个体化(in-dividuer),始终与自身更加地不同,从而也与自身更加地相似,更加地可以互换,但从来不被还原为实体,除非实体,在维持某种东西(自身或他者)之前,开始外露于:于世界之中。

(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如果“自然”要被思为身体的外露,那么,全部的“自然哲学”就不得不被改写。)

(换言之,被改写为自由。)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身体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