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主义

十月 12th, 2013

巴塔耶

绝大多数的唯物主义者,即便他们想要废除一切的精神实体,最终都假定了一种事物的秩序,而其等级制的关系把它特别地标志为唯心主义的东西。他们把已死的物质安置在了各种事实的惯常的等级制的巅峰,而没有发觉他们由此屈服于一种对物质的理想形式的迷恋,一种比其他任何形式更接近物质应然之所是的形式。已死的物质,纯粹的理念,上帝事实上以相同的方式(换言之,像课堂上听话的学生一样,完美而直截了当地)回答了一个只能由哲学家提出的问题,关于事物之本质,准确地说,关于让事物变得可以理解的理念的问题。经典唯物主义没有真地用因果关系取代必然(用“所以”[quare]取代“为何”[quamobrem],或者,换言之,用决定论取代命运,用过去取代未来)。他们对永恒权威的需要事实上把一切表象的必然置于他们无意识地指派给了科学观念的功能角色。如果他们定义的事物之原则恰好是稳定的元素,允许科学建构一种表面上不可动摇的立场,一种名副其实的永恒,那么,这样的选择不能被归于偶然。已死物质和科学观念之间的一致,在绝大多数的唯物主义者中间,被用来取代神及其造物之间更早地确立起来的宗教关系,即一个事物是其他事物的理念

唯物主义将被视为一种衰老的唯心主义,因为它不直接地基于心理或社会的事实,而是基于人为孤立的物理现象。所以,一种关于物质的表征,必须特别地从从弗洛伊德那里汲取——不是从死去已久的生理学家那里,他们的观念在今天没有任何的意义。对心理并发症的恐惧(一种仅仅见证了理智缺陷的恐惧)致使胆怯的灵魂在这样的态度中看到了一种对精神价值的厌弃或回归,并没有什么意义。当唯物主义一词被人使用的时候,应该排除一切的唯心主义,规定一种对粗始现象的的直接阐释,而不是一套建立在意识形态分析的破碎元素之上,在宗教关系的符号下得以阐述的体系。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过度的幻见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