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的距离

十月 27th, 2013

雅贝斯

……关于这个未来,其最初的词语,我已经知道。

“目睹黑暗
眼睛从光中撤离
在光之中”

——罗斯马琳·沃尔德罗普(Rosmarie Waldrop)

“他人
第一者
从情节中,其纯粹性
一个
所有的线索对他都是神秘”

——安妮-玛丽·阿尔拜什(Anne-Marie Albaich)

一个空无成形并出现
一个空无成形并出现
为了随它的名字爆发”

——约瑟夫·古列尔米(Joseph Guglielmi)

“他仍有剩余的能力来阅读一些死亡的段落,在他人的领地里编排词语。”

——阿兰·维因斯坦(Alain Veinstein)

“那么名词缩小
在每一个陈述
每一个隐喻的
成就面前
有一天我应从死亡中诞生
他说
而书写应获自由”

——克劳德·罗伊-朱诺(Claude Royet-Journoud)

……关于这个未来,它的沉默,我已经恐惧。

拉比傅没有在《问题之书》中找到一个位置——我怎能在那时知道,在我如今所在的点上,他对我今日的思考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影响,正如那么多其他拉比的情形,我发明了他们的存在,然后逐渐地与他们保持距离。拉比傅,对他而言,其作品的语言——可以说,一种从语言中打捞出来的语言——已成为了唯一的语言,充满了神秘,他曾写道:“我名叫傅(Fu),而它让我留在未来(future)的门槛上,未来的开头两个字母,已被我自己所采纳。”
在他的例子之后,当我知道的关于未来的一切都是它所抹除的东西时,听着我的名字,我能说什么?

我书写而不想象,因为缺乏想象。
书写是想象的反面。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边缘之书 | 标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