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显明的光中

十一月 21st, 2013

阿尔托

在显明的光中,在大脑之现实的光中,

在一个我们能够获得这个世上的声音和对事物之感受的点上,

带上一个人的双眼,他有所依赖,他感到事物在他身上再次建立,他盯着一个新现实的开始。

在这样的状态里,最简单、最平凡的现实没有抵达我,惯常现实的瞬间压力从不穿向我,而我甚至不抵达赤露实存的层面。

那么,让你已经进入的这种压力和这种感觉在白日的光中泄出,并把其明显的一面和其正常的命运暴露给世界,而世界用你在一个体系中再现的东西,用再现你的一个总和,用再现了你的那个总和,引起人们的注目。

不,严格地说,只有事物的体积,还有它们在我身上的感觉和共鸣:终结于思想的共鸣。

要被事物卷走而不死盯着其更加华而不实的方面,并且总要寻找仅仅揭示事物之最小方面的定义,

但仍要在自身当中拥有事物的涌流,并和那一涌流处于同一平面,至少是和生命处于同一平面,而不总被我们悲惨的精神状况留在间隔当中,

要和对象及事物处于同一平面,在你内部同时拥有其整体的形状和定义,

每当灰质的感觉和视觉在你体内开始运动的时候,就让灰质的焦点也开始它们的运动。

*

只此一次

(a)我似乎真地在坚定地证明,我没有思考并意识到它,并且我是思想虚弱的,但我认为所有人都是思想虚弱的,其次,最好是虚弱并且处于一种对你的心灵做出退让的永恒状态。这对人是一个更好的状态,一个更正常的状态,更适合我们阴险的人类状况,适合人追求意志的这一阴险的虚饰。

我有一种茫然发呆的想象。

*

我们四面被问题的群山所包围:

诅咒任何自认为可以逃脱它们的人,诅咒他,如果他认为自己可以无所思考地行动。

历史上怎样的一个时期包含了这种在心灵的冰山之颠发生的征服的绝望尝试,并能够像展示财产一样把它展示出来。

(lightwhite 译)

分类目录: 未分类 | 标签:

Leave a comment